自留地

晚十点。酒馆。

“两名死者分别是邹远和戴妍琦。”身为法医的邓复升为大家总结案情,看上去略显疲惫,“死亡推定时间都是七点到八点。但是这次的事件里,我们有更加精确的死亡时间,也就是广播时间。两名死者都是在死后就立刻搭档被发现的,系统广播的发送时间即是死亡时间,邹远的死亡时间是七点四十八分,小戴则是七点五十六分。”

 

唐昊和肖时钦分别点了点头。

 

“两名死者都死于枪杀。唐昊当时在屋内,凶手应该是从旁边的建筑物开枪的,子弹从窗户射入并击中了邹远,我们在窗玻璃上找到了由外射入的子弹弹孔。”邓复升继续说道,“肖队和小戴则是因为门禁时间到需要回家,抵达门口在小戴下马车的时候凶手射出了子弹。”

 

“当时我还在马车上。”肖时钦补充道,“凶手应该事先计划好了杀掉先下车的人然后马上逃跑,我下车以后马上查看了四周,没有能够看到凶手。”

 

“从现场能看到的东西也就这么多了,”邓复升,“至于大家的不在场证明,就由孙队来说吧。”

 

孙翔抱着手臂,不情愿地开口,“唯一有确凿的不在场证明的人是叶修,他当时在监狱。”

 

“其他人案发时的行动都是自证或互相证明的,不能确信。”肖时钦慢条斯理地说,“不过,叶神没有参与这次的案件,确实是板上钉钉的。”

 

黄少天略有些得意地看着孙翔,“我说了我的搭档不可能是凶手吧你看!现在是不是应该把我的助手还给我了,孙翔警官?”

 

孙翔转而责难他,“叶修在监狱里,你还是可以杀人的。不要以为你们的嫌疑就这么洗清了。”

 

“哎哎哎我说,你不要被对叶修的仇恨蒙蔽了双眼好不好,”黄少天回击,“这次案件很明显是两个凶手分别作案的,你当我真的会剑影步可以一个顶倆在两个地方杀人吗。”

“呃……案发的时候我和黄少在一起,可以证明黄少没有作案的……”乔一帆小心翼翼地插话道。

“说不定就是你和他们联合作案的。”孙翔不为所动,“说起来,你今天还要求去监狱看叶修,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在背后搞什么阴谋。”

 

 

“我觉得,凶手有两人的可能性是很高的。”肖时钦慢条斯理地分析了起来,“我和小戴虽然在八点之前必须回家,但是具体什么时间到家凶手没有办法提前获知,能够成功得手,应该是在附近蹲守等我们出现。如果凶手一个人作案,先杀死邹远,然后赶到22街杀掉小戴,这样的计划成功的可能性太小了。”

“依照这样的逻辑,保持完整的二人组就非常可疑了,本来符合条件的有两组,不过叶神在监狱里,所以……”

 

“肖队是怀疑我们吗?”邓复升笑了笑,“如果我们是凶手,不可能设计同时杀掉两人的计划把嫌疑都引到自己身上吧。”

 

“但是同样,你们也可以利用这种逆向思维给自己洗脱嫌疑。”肖时钦冷静地继续说道,“另外,迅速地杀掉多人,平民可以调查线索的时间也相对应地减少了,对凶手来说只有好处。”

 

“这么说来,黄少天和乔一帆共同作案也是可能的。”失去了搭档的唐昊看起来有些阴沉,“在搭档有不在场证明的情况下和第三人结盟作案,嫁祸给邓复升和柳非……”

“听起来很像叶神会设计的阴谋啊。”柳非用开玩笑的语气说,“但是这个策略其他人也可能使用不是吗?比如说,孙队?”

孙翔冷哼了一声,“我当时一直在家待着,信不信随你。”

 

“叶神怎么看?”肖时钦微笑着看向许久没有开口的叶修,问道。

“咳,”叶修装模作样地咳了一声,“我在监狱躺了一天,还需要多了解一点情况,不如肖队先说。”

“叶神不会是有了重大发现,不想跟大家分享吧?”肖时钦推了推眼镜笑笑。

 

“我确实还没想明白,不过可以提几个问题给大家提供提供思路,”叶修伸出一根手指,“第一,两名死者是真的被隐藏的凶手杀死的,还是被他们自己的搭档杀死的?”

肖时钦神色如常,唐昊看起来颇有微词,但是并没有打断叶修的话。

“第二,有没有可能凶手先杀了一人,利用这八分钟的时间差赶往另一边再杀掉第二人,造成了‘真凶和搭档分别作案’的假象?”

“第三,如果真的存在两名凶手,他们是一对搭档,”叶修看了看邓复升和柳非,“还是一人和非搭档的第三方合作?如果是后者的话,已经失去搭档的孙翔和因为我被捕只能单独行动的少天的嫌疑是最高的,这个刚才大家讨论过了。”

 

“喂喂喂老叶,为什么连你也要怀疑我啊?”黄少天不满,“我是不是好人你还不知道吗?”

 

“我是在帮大家列出所有的可能。”叶修收回三根手指,拍了拍黄少天的肩,“就算我不相信你是好人,小乔是不可能杀人的,对吧?”

黄少天生气地对自己的搭档比了个中指。

 

“叶神提出的这几个问题,在自己心里应该也有自己倾向的回答吧?”邓复升试探地问。

“这个嘛,我毕竟在监狱里被关了一天没有机会收集情报,结论什么的是没有。”叶修看起来就很敷衍地回答道,“再发生三次案件才会进行投票,不如大家就把问题留在心里,等等情况再看如何?”

 

“如果下次凶手杀掉的人是叶神,我们不是没有机会听到叶神的想法了?”肖时钦坚持,“我觉得叶神有什么话,还是在会上说出来比较好。”

 

“啊,是有这个危险。”叶修摆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那就麻烦孙翔警官再把我带回去关起来吧,这样如何?根据我今天的观察,监狱的环境可以说是滴水不漏了。”

“喂喂,要不要这样要不要这样!”黄少天抢先开口,“我有搭档胜似没有!搭档一直被关监狱!还能不能好好做搭档了!”

“没办法啊,你搭档太强,容易被坏人惦记。”叶修摊摊手。

 

“喂!不要以为你的嫌疑洗清了,”孙翔看不下去了,“我还是觉得你是真凶!”

 

“看来你是同意了,”叶修转向其他几人,“你们对进监狱的人选有什么意见吗?”

“呵呵,虽然监狱安全,但是我觉得还是能自由活动比较好啊。”邓复升圆场。剩下的几人纷纷表示赞同。

 

“那么我们的会议可以圆满结束了,”叶修笑笑,看了看时间,“不过还有几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孙警官应该不介意我在入狱前和少天单独相处一会,履行一下搭档的职责吧?”

 

 

 

如果记得上文的话,黄少是知道孙翔不可能作案的,但是他没说……

场面上大致可以分为微草组+叶神派和肖队孙翔唐昊派……按照公寓的势力格局划分黄少应该是肖队派的,但是他上了叶神的贼船(误

如果我是凶手肯定先把叶神肖队这几个一看就智商高的干掉(不

接下来是叶神给黄少开小灶时间……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