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晚十一点。侦探宅。

“黄少天大大,你明知道孙翔不可能作案,居然藏着不说,不是你的作风啊。”叶修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哎呀,还是这儿舒服,监狱的床太硬。”

 

“喂喂喂我可是为我们组合着想好不好好不好!”黄少天没好气地说,“孙翔那家伙一直认定你是凶手,我还跑去证明他是好人,不是上赶着增加自己的嫌疑吗?”

 

“哎,连好人都说谎,看来这个集会到现阶段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叶修装作遗憾的样子叹了口气,“我还以为这个游戏的剧情会是正义的伙伴们联手铲除坏人的来着。”

 

“去去去去去,你还好意思说吗,藏着不说的人就是你!”黄少天不服,“什么把问题留在心里,你其实都知道答案了吧!”

 

“我推理的基础是第一,我们俩都是好人;第二,你、孙翔和小乔都不可能参与第二起案件。”叶修轻描淡写地回答,“但是我没办法让其他人相信这两个前提,所以说了也没什么意思。”

 

“嘿嘿,本赌圣的行动还是很机智的吧!”黄少天得意道,“刚好掌握了案发时孙翔的行踪。哦还有乔一帆的,虽然他怎么看都不太可疑。这为案件的破获提供了重要线索啊。”

 

“嗯,是啊。”叶修少有地没有反驳,“不愧是黄少天大大。”

 

“所以呢?按照我们现在掌握的证据四个人被排除了,那难道真的是邓复升他们干的?不会吧,他们是唯一一对完整二人组,还计划同时杀两个人的话他们靶子也太大了。这样说来的话,在会上怀疑微草二人组的肖时钦就显得很可疑了。毕竟是四大心脏之一,杀死自己的搭档转移视线,再嫁祸给别人,完全是他会做出来的。真凶就是他吧。”黄少天兴致勃勃地表达着自己的观点,完全没有在意自己也地图炮了自己的搭档和队长。

 

“不管怎么说,唐昊和肖时钦两人中一定有一个人在说谎。”叶修赞同道,“真正实行了杀人计划的只有一个人。”

 

“那你觉得是谁?”

 

“肖时钦。”叶修坐起身来,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圈出了这个名字,“他想要实现两人同时在两地被杀的手法其实很简单,他可以和戴妍琦一起抵达16街的杀人现场,把马车停在附近,在杀死邹远之后回到马车上,杀死戴妍琦,触发第二次系统警报,再坐马车回到22街就可以了。因为我们在七点五十六分收到了第二条广播,所以会被误导认为七点五十六分时肖时钦已经在22街,这样他就没有足够的作案时间……”

“但是如果利用你说的这种手法的话,中间八分钟只要回到马车杀死戴妍琦。”黄少天接上话题,“这样时间就完全够了!”

“没错。”叶修点点头。

 

“你为什么刚才不说。”黄少天不解,“就算大家会质疑你的前提,但是这个手法毫无疑问是超级可行的,说出来至少可以增加肖时钦的嫌疑啊!”

 

“我有九成把握这次作案的是肖时钦,但是,就因为他让我太过确信,反而让我觉得可疑了。”叶修用笔尖在本子上戳戳点点。

“……你在说绕口令吗?”

“如果肖时钦是真凶的话,我觉得他应该能想出让自己嫌疑更低的计划。现在的情况好像是他刻意引导我让我觉得他是凶手一样。所以我在想,真凶会不会另有其人。”

 

“卧槽你们这帮人心也太脏了!”黄少天震惊中,“如果说肖时钦是在掩护谁,孙翔不就是最可疑的了吗?在他作案的时候孙翔一直待在家里,制造了不在场证明。”

 

“但是你去跟踪孙翔这一点是肖时钦无法预料到的,这个依据并不充分。”叶修分析道,“在这个局面下,肖时钦联手的对象是谁都有可能。”

 

“那我们不是拿这个幕后真凶没办法,”黄少天意识到了问题,“他完全可以不采取任何行动,只要肖时钦帮他杀人就行了。我们就算知道人是谁杀的,也不知道真凶。”

 

“是的,你抓住了重点黄少天大大。”叶修合上笔记本,“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推理都没有意义,因为真凶的行动和平民是一样的,不可能靠推理得出任何结论。”

 

“嘿嘿,但是肖时钦肯定知道真凶是谁,只要用我的‘冰雨’……”

 

“我劝你还是不要轻易尝试为好,”叶修给一脸胜券在握状的黄少天泼了盆冷水,“肖时钦会制订这样的计划,难道不会把你的技能考虑在内吗?”

 

“可是冰雨的技能是对对方进行‘诱导’啊,我只要诱导他说出真话,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我想,可能连肖时钦也不知道真凶是谁。”叶修摸着下巴缓缓说道,“在这种情况下,你如果去问他的话,他无法给你任何答案,而你就浪费掉了唯一的一次技能使用机会。”

 

“他不知道真凶是谁就帮着人家杀人?”黄少天质疑。

 

“这样如何呢,假设真凶是A,而他的搭档也就是帮凶是B。肖时钦只要知道凶手是AB这对组合并和他们达成合作就可以了,而‘真凶’是谁,只有AB两人知道。”叶修比划道,“我把自己代入凶手的身份思考了一下,觉得这才是能最大限度保证胜利的方法。”

 

“也就是说,我的唯一一次技能使用机会,必须用在AB中的一人身上才行?”黄少天反应得很快。

 

“对,所以你一定要珍惜自己的技能。”叶修又躺了回去,“这就是作为搭档今天我想给你的唯一忠告了,黄少天大大。”

 

“喂这个局面对好人来说也太难了吧,还能不能好好玩游戏了!”黄少天炸道,“还有你难道就打算这样撒手不管了让我去研究到底谁是A谁是B吗?”

 

“没办法啊,剩下的大部分时间我大概都只能在监狱里待着了。”叶修耸耸肩,“而且我在也没用啊,最后分辨到底谁是真凶这个任务,只有拥有‘冰雨’的你能完成了。”

“这才是这个游戏真正的难点。”


--------------


叶神的小灶时间结束,接下来黄少要自己努力奋斗了!

晚十点。酒馆。

“两名死者分别是邹远和戴妍琦。”身为法医的邓复升为大家总结案情,看上去略显疲惫,“死亡推定时间都是七点到八点。但是这次的事件里,我们有更加精确的死亡时间,也就是广播时间。两名死者都是在死后就立刻搭档被发现的,系统广播的发送时间即是死亡时间,邹远的死亡时间是七点四十八分,小戴则是七点五十六分。”

 

唐昊和肖时钦分别点了点头。

 

“两名死者都死于枪杀。唐昊当时在屋内,凶手应该是从旁边的建筑物开枪的,子弹从窗户射入并击中了邹远,我们在窗玻璃上找到了由外射入的子弹弹孔。”邓复升继续说道,“肖队和小戴则是因为门禁时间到需要回家,抵达门口在小戴下马车的时候凶手射出了子弹。”

 

“当时我还在马车上。”肖时钦补充道,“凶手应该事先计划好了杀掉先下车的人然后马上逃跑,我下车以后马上查看了四周,没有能够看到凶手。”

 

“从现场能看到的东西也就这么多了,”邓复升,“至于大家的不在场证明,就由孙队来说吧。”

 

孙翔抱着手臂,不情愿地开口,“唯一有确凿的不在场证明的人是叶修,他当时在监狱。”

 

“其他人案发时的行动都是自证或互相证明的,不能确信。”肖时钦慢条斯理地说,“不过,叶神没有参与这次的案件,确实是板上钉钉的。”

 

黄少天略有些得意地看着孙翔,“我说了我的搭档不可能是凶手吧你看!现在是不是应该把我的助手还给我了,孙翔警官?”

 

孙翔转而责难他,“叶修在监狱里,你还是可以杀人的。不要以为你们的嫌疑就这么洗清了。”

 

“哎哎哎我说,你不要被对叶修的仇恨蒙蔽了双眼好不好,”黄少天回击,“这次案件很明显是两个凶手分别作案的,你当我真的会剑影步可以一个顶倆在两个地方杀人吗。”

“呃……案发的时候我和黄少在一起,可以证明黄少没有作案的……”乔一帆小心翼翼地插话道。

“说不定就是你和他们联合作案的。”孙翔不为所动,“说起来,你今天还要求去监狱看叶修,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在背后搞什么阴谋。”

 

 

“我觉得,凶手有两人的可能性是很高的。”肖时钦慢条斯理地分析了起来,“我和小戴虽然在八点之前必须回家,但是具体什么时间到家凶手没有办法提前获知,能够成功得手,应该是在附近蹲守等我们出现。如果凶手一个人作案,先杀死邹远,然后赶到22街杀掉小戴,这样的计划成功的可能性太小了。”

“依照这样的逻辑,保持完整的二人组就非常可疑了,本来符合条件的有两组,不过叶神在监狱里,所以……”

 

“肖队是怀疑我们吗?”邓复升笑了笑,“如果我们是凶手,不可能设计同时杀掉两人的计划把嫌疑都引到自己身上吧。”

 

“但是同样,你们也可以利用这种逆向思维给自己洗脱嫌疑。”肖时钦冷静地继续说道,“另外,迅速地杀掉多人,平民可以调查线索的时间也相对应地减少了,对凶手来说只有好处。”

 

“这么说来,黄少天和乔一帆共同作案也是可能的。”失去了搭档的唐昊看起来有些阴沉,“在搭档有不在场证明的情况下和第三人结盟作案,嫁祸给邓复升和柳非……”

“听起来很像叶神会设计的阴谋啊。”柳非用开玩笑的语气说,“但是这个策略其他人也可能使用不是吗?比如说,孙队?”

孙翔冷哼了一声,“我当时一直在家待着,信不信随你。”

 

“叶神怎么看?”肖时钦微笑着看向许久没有开口的叶修,问道。

“咳,”叶修装模作样地咳了一声,“我在监狱躺了一天,还需要多了解一点情况,不如肖队先说。”

“叶神不会是有了重大发现,不想跟大家分享吧?”肖时钦推了推眼镜笑笑。

 

“我确实还没想明白,不过可以提几个问题给大家提供提供思路,”叶修伸出一根手指,“第一,两名死者是真的被隐藏的凶手杀死的,还是被他们自己的搭档杀死的?”

肖时钦神色如常,唐昊看起来颇有微词,但是并没有打断叶修的话。

“第二,有没有可能凶手先杀了一人,利用这八分钟的时间差赶往另一边再杀掉第二人,造成了‘真凶和搭档分别作案’的假象?”

“第三,如果真的存在两名凶手,他们是一对搭档,”叶修看了看邓复升和柳非,“还是一人和非搭档的第三方合作?如果是后者的话,已经失去搭档的孙翔和因为我被捕只能单独行动的少天的嫌疑是最高的,这个刚才大家讨论过了。”

 

“喂喂喂老叶,为什么连你也要怀疑我啊?”黄少天不满,“我是不是好人你还不知道吗?”

 

“我是在帮大家列出所有的可能。”叶修收回三根手指,拍了拍黄少天的肩,“就算我不相信你是好人,小乔是不可能杀人的,对吧?”

黄少天生气地对自己的搭档比了个中指。

 

“叶神提出的这几个问题,在自己心里应该也有自己倾向的回答吧?”邓复升试探地问。

“这个嘛,我毕竟在监狱里被关了一天没有机会收集情报,结论什么的是没有。”叶修看起来就很敷衍地回答道,“再发生三次案件才会进行投票,不如大家就把问题留在心里,等等情况再看如何?”

 

“如果下次凶手杀掉的人是叶神,我们不是没有机会听到叶神的想法了?”肖时钦坚持,“我觉得叶神有什么话,还是在会上说出来比较好。”

 

“啊,是有这个危险。”叶修摆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那就麻烦孙翔警官再把我带回去关起来吧,这样如何?根据我今天的观察,监狱的环境可以说是滴水不漏了。”

“喂喂,要不要这样要不要这样!”黄少天抢先开口,“我有搭档胜似没有!搭档一直被关监狱!还能不能好好做搭档了!”

“没办法啊,你搭档太强,容易被坏人惦记。”叶修摊摊手。

 

“喂!不要以为你的嫌疑洗清了,”孙翔看不下去了,“我还是觉得你是真凶!”

 

“看来你是同意了,”叶修转向其他几人,“你们对进监狱的人选有什么意见吗?”

“呵呵,虽然监狱安全,但是我觉得还是能自由活动比较好啊。”邓复升圆场。剩下的几人纷纷表示赞同。

 

“那么我们的会议可以圆满结束了,”叶修笑笑,看了看时间,“不过还有几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孙警官应该不介意我在入狱前和少天单独相处一会,履行一下搭档的职责吧?”

 

 

 

如果记得上文的话,黄少是知道孙翔不可能作案的,但是他没说……

场面上大致可以分为微草组+叶神派和肖队孙翔唐昊派……按照公寓的势力格局划分黄少应该是肖队派的,但是他上了叶神的贼船(误

如果我是凶手肯定先把叶神肖队这几个一看就智商高的干掉(不

接下来是叶神给黄少开小灶时间……


晚七点。警察局。

 

黄少天悄悄地躲在警局门口街角的阴影里,注视着街上来往的人群。

 

“孙翔怎么还不回来。”黄少天即使一个人行动也习惯性地嘀嘀咕咕。

比起坐在家里沉思的安乐椅侦探,黄少天觉得自己还是个行动派。现阶段关于凶手的线索实在太少,也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只有叶修在临走前神神秘秘地塞给自己的这个提示。

“小心孙翔”。

黄少天一边思考着这个信息的意味,一边从人群中发现了什么。

“乔一帆?他怎么来了?”

 

捧着笨重的老式相机等在警局门口的人正是担任记者的乔一帆。黄少天犹豫了一下,没有走上前,仍然待在暗处观察。没过一会巡逻的孙翔回到了警局,他和乔一帆交谈了几句,黄少天听不到他们说了什么,只看到对话的最后孙翔摇了摇头,就离开了朝街的另一头走去。

 

黄少天暂时压下心里的疑问决定按照最初的计划跟踪孙翔,他全神贯注地盯着孙翔,小心地等待他走过了半条街但仍没有消失在视线里的时机,准备从暗巷里走出来跟上。

 

然而这时,有人从背后接近了他……

 

“黄少天前辈。”

“?!你……你怎么来了?”

黄少天被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才发现是乔一帆跟了上来发现了他。他一把把乔一帆拽进了暗巷,用压迫的目光注视着他压低声音说,“有什么事一会再说,我不是凶手,我现在想去看看孙翔要去干什么,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乔一帆紧张地点了点头表示愿意参与计划。

 

“那我们就快走。”黄少天探出头去,孙翔的身影还依稀可见,他迅速拉着乔一帆向前走去,一边走一边竖起自己的衣领遮住脸,冲抱怨道,“你怎么发现我的,嗯?我以为我的伪装已经很完美了!”

 

“呃……我看到有个人鬼鬼祟祟的,就观察了一下……”乔一帆试图让自己显得委婉,“我觉得也许普通低调一些的伪装会更好……”

 

黄少天也发现自己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伪装显然增加了回头率,翻了个白眼又把衣领翻了下来,一边跟着孙翔一边低声说,“你刚才找孙翔干什么呢?”

 

“我想去监狱看叶修前辈。”乔一帆照实说了,“以记者的身份应该是可以采访嫌疑人的。”

 

“结果孙翔不让你去?”黄少天猜到了他们对话的结局,“他怎么说的?”

“他说要防止我和叶修前辈串通一气。”乔一帆叹了口气,显得有点沮丧。

 

“哎,那你找叶修干什么?”黄少天继续追问,“我是他的搭档,有什么事跟我说也是一样的。”

“我就是想听一听叶修前辈的想法。”乔一帆回答道,“虽然现在局势还不明朗,但是我觉得如果能和叶修前辈谈谈的话会有些头绪的……”

 

黄少天想了想,决定分享之前叶修传给他的那条信息,“叶修觉得孙翔可能有问题。”

 

乔一帆眨了眨眼睛,有些诧异,“叶修前辈有说为什么吗?”

“没有。”黄少天摇了摇头,“他在刚刚集会的最后给我递了张纸条,我想他应该是在会上发现了什么,但是没有时间详细说了。”

乔一帆眨了眨眼睛,“你没有去监狱找叶修前辈谈谈吗?”

 

“监狱是孙翔的地盘,在那谈话不安全。”黄少天说,“不过就算不知道怀疑他的理由,至少我们可以盯着孙翔。”

 

 

 

 

“叶修到底靠不靠谱了,”在跟着孙翔走了半天最后发现他回到自己家里待着好像不打算再出来了,黄少天意识到了这是一次无用的跟踪,“孙翔看起来就像一个正常的好人!”

乔一帆安慰道,“至少我们知道了这段时间孙翔的行动,这也是一个有价值的情报。”

“有什么价值,如果这段时间有人死了我们知道不是孙翔杀的吗?”黄少天愤愤。

“呃……”乔一帆不知道该摇头还是点头。

黄少天叹了口气,无奈地表示,“现在离晚上的集会还有一会,我们去吃个晚饭吧。”

 

很快,黄少天发现自己这次行动的情报确实不是毫无价值的,因为他们收到了系统提示,而且是连续两条。

 

“死者已被发现。现在进入案件调查状态。案件调查时玩家行动不受限制。该状态持续六小时。”

“死者已被发现。现在进入案件调查状态。案件调查时玩家行动不受限制。该状态持续六小时。”


更一点……黄少的智商会随着线索越多越上线的!

“死亡的推断时间是昨天晚上的六点到九点。”邓复升小心地检查着尸体,说道,“死因很明显,就是这个,没有其他伤口。”

进入自由调查时间的十名玩家此时围在张家兴的尸体周围,气氛沉重。张家兴的左胸插着一把小刀,正是邓复升所指的死因。

“我们昨天晚上集会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柳非捂住了嘴,喃喃自语,“那个时候凶手就在我们当中吗……”

 

“最后一个见到他活着的人是谁?”肖时钦摘下眼镜,揉了揉眼镜,略显疲惫地问。

“是我。”孙翔阴沉着脸,“我最后一次见他就是昨天七点交接班的时候,今天早上本该是侦查会议的时候他没有出现,之后直到系统提示我都在值班,没有机会通知你们中的任何人。”

“凶手在利用我们的行动限制,”唐昊皱了皱眉,“因为张家兴有十二个小时的值班时间不能和外界交流,我们隔了这么久才发现他已经死了。”

“如果早些发现,死亡时间应该能判断得更准。”邓复升站起身来,“以现在判断的这个时间范围,没有一组有系统的行动限制,大家都不能排除嫌疑。”

 

 “我们还有四个多小时的自由调查时间,”邹远看了看手表,“现在怎么办?”

“小乔,你把现场都拍下来了吗?”叶修问道。

“嗯……”乔一帆举着挂在脖子上的大块头照相机,“尸体的细节和周围环境我都拍了一些,应该没有什么遗漏的。”

 

“尸体大家刚才应该都已经看过了,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和柳非负责把他运到停尸间去。”邓复升说,“这是系统刚才提示我们需要在调查时间里完成的。”

“还有谁接到了特殊的系统提示吗?”叶修环顾了一圈众人,问。

“我得到的提示是在调查时间之内要完成对案件的报道,交给报社的主编。”乔一帆说。

“还有我。”孙翔不情愿地开口了,“调查时间结束之后警察可以选择一个嫌疑犯关进拘留所。”

“那我们可得抓紧时间了,”叶修笑了笑,“我建议接下来大家就自由调查,两个小时之后再到之前的酒馆里碰面如何。”

 

 

 

 

 

下午四点。酒馆。

 

这次集会的气氛明显不同于之前的两次,众人沉默地围坐着,各自思考着。

 

“咳咳,”黄少天开口了,“人都到齐了,那我们的侦查会议的就开始了?”说着推了推叶修,“助手,你先给大家简单总结一下案情。”

 

“死者死亡的地点是小镇西北角的一条小巷,”叶修翻开了他的笔记本,介绍道,“那一片是被废弃的,没有NPC出没。作为凶器的小刀也非常普通,在镇上的杂货铺就可以买到。我们询问了杂货铺的NPC,她对于昨天有没有卖出这样的刀毫无印象。当然,凶手也不一定是昨天买的,这个镇上有很多人家都使用这样的小刀,凶手完全有可能是从其它地方拿的。”

“案发现场以我们的技术无法检测指纹或者脚印,周围也没有发现其它可能是凶手遗留下来的痕迹,能获得的线索非常少。所以,基本上没什么好说的。”叶修摊了摊手。

 

“不过还是有几个有价值的问题我们可以一起讨论一下,”黄少天接过话题,“我觉得这个案件最奇怪的地方在于,张家兴为什么会去那么偏僻的地方?他在巡逻时间是可以自由规划路线没错,但是一般人不会跑到没人的地方去吧。凶手是事先计划好了,在他的巡逻时间开始之前联系了他,把他引诱过去然后在那里杀人吗?如果是这样,凶手应该是一个没有引起张家兴的警戒心的人……”

 

“也有另一种可能。”肖时钦打断了他,“或许凶手尾随了他,在他路过那片无人区的时候临时起意把他杀了。”

“可是他一开始为什么要到那里去?”唐昊问。

“不知道,”肖时钦谨慎地说,“也许他只是想调查一下这个小镇的边缘……”

 

“张家兴之前有跟你提过他有什么特殊的计划吗?”戴妍琦问孙翔。

“没有,”孙翔抓了抓头发,摇摇头,“交班的时间非常短,我们根本没有机会交谈几句。他只告诉了我早晚的集会时间。”

 

“孙翔最后看到张家兴的时间是晚上七点。”黄少天说,“从七点到我们集会的十点这段时间大家都在干什么,我们轮流说说看吧。”

“我和小戴八点之后是门禁时间,七点左右已经待在家里了。”肖时钦说。

“我和邓复升前辈下班之后在镇子里随便转了转,想熟悉一下环境。”柳非发言。

“我们八点才能出门,”唐昊说,“也就随便走了走,然后就去酒馆了。”

“我回家休息了。”孙翔耸了耸肩,“直到接近集会时间的时候才出来。”

“我六点多出门去通知大家开会的时间,之间大家都见过我吧,”黄少天想了想,“叶修留在家里休息。”

“我不到九点的时候出门了,”叶修说,“后来在路上遇到了小乔,我们就一起去了酒馆。”

乔一帆点了点头。

 

“你是几点遇到叶修的?”孙翔突然发难道,“他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行动,不是很可疑吗?”

“呃……”乔一帆看了一眼叶修,迟疑地说,“大概就是刚过九点的时候吧。”

“那你们接近十点的时候才到酒馆?”孙翔继续逼问,“中间这段时间你们在干什么?”

 

“我和小乔聊了聊天嘛,耽误了点时间,”叶修拍了拍不知所措的乔一帆的肩,“而且允许我提醒你,你也是一个人单独行动的。”

 

“我是不得不一个人行动,你有什么理由?”孙翔咄咄逼人地瞪着叶修,“从六点到九点这段时间,根本没人能证明你干了什么。你是所有人里最可疑的!”

 

“喂喂,大家的不在场证明的可靠程度都差不多吧。”黄少天不满,“别忘了搭档的两个人是凶手和帮凶,肯定都是串通好的,搭档互相证明和没人证明有什么区别。相反,我的行动是所有人都能帮我证明的,如果我是清白的,证明我的搭档也是清白的,你说对不对啊,啊?”

 

“如果你们逆向利用这种逻辑,故意分开行动,洗清一个人的嫌疑,让另一个人负责作案呢?”肖时钦质疑,又向叶修说,“抱歉叶神,我不是在怀疑你,我只是说我们不能忽略这种可能性。”

 

叶修摆摆手示意没事,“现在的情况还是每个人都有嫌疑,我们当然要考虑到每种可能性。不过我想只要我们坚持现在的公开讨论的策略,凶手接下来总会露出马脚。”

 

“时间也快到了,”邓复升说,“那孙队觉得我们把谁作为嫌疑人比较好?”

孙翔冷哼了一声,不善的目光明确地投向了叶修。

“不如我们投票?”乔一帆小心翼翼地开口,“既然这个游戏的最后也是要我们投票决定凶手的……”

“不用了,”叶修笑了笑,“这一轮线索太少,要投票也是大家随机投,不如就暂时把我关起来好了。”

 

“哎哎哎哎凭什么啊?”黄少天嚷道,“大家嫌疑都一样不如抓阄啊比谁运气好,游戏里不讲私人恩怨的好不好,把你抓进去了谁给我当助手啊。”

“就是因为助手的身份很重要所以我觉得把我关起来不失为一个好选择,”叶修晃了晃自己的笔记本,“我想这本笔记以后还会出现重要的新提示,凶手为了减少我们获得的信息量也许会考虑优先把我杀掉,但是我想如果我被关起来的话……”

“叶神的意思是,作为嫌疑人被关起来也可以看做是一种保护,”肖时钦解释,“凶手应该无法进入监狱杀人,所以被关起来的这段时间反而是绝对安全的。”

 

众人恍然。孙翔很不自然地看了看叶修,挤出一句,“我可不是为了保护你,我是的确觉得你嫌疑最大应该被关起来!”

叶修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如果大家没有反对意见,这个安全的机会就归我了?”

大家都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只有黄少天闷闷不乐持保留意见。

 

“喂喂大侦探,振作一点啊,”叶修笑笑凑到了黄少天的耳边,“群众还等着你找出凶手呢。”

黄少天觉得喉咙一紧,在桌下,叶修往他的手里塞了什么东西。

 

“好了,那我们的侦查会议就到此结束吧,孙警官,我就跟你走一趟了。”叶修故作轻松地站起身来,走到了孙翔的旁边,“各位暂时再见了。”

 

 

黄少天走出了酒馆。他快步走向了街角,展开了叶修塞进他手里的纸条。

上面写着,“小心孙翔”。



考完啦,更新一小段=w=

小乔和黄少其实都不自觉地偏心叶神试图袒护他=w=

早六点。看守所。

 

“黄少天大大,我来接你出狱了。”

 

黄少天气呼呼地看着铁栅栏外叼着根烟嘲讽地看着他的叶修,愤怒道,“老叶你不厚道!说好的测试一下被巡夜NPC抓到会怎么样!你居然一个人跑了!”

 

五点不到的时候叶修把他叫起来去测试宵禁时间的限制,两人悄悄地溜出了门。宵禁时间的街道上多了一些巡夜人NPC,如果能小心地避开他们的视线是可以在镇上活动的。在确认这个设定后叶修提出实验一下如果出现在NPC眼前会发生什么,于是黄少天就跳了出去然后光荣地——被抓进了看守所。

 

看守NPC过来打开了关着黄少天的小房间的门,把他放了出来。叶修过来扶了他一把,装模作样地帮他拍了拍身上的灰,“没事吧黄少天大大?”

 

黄少天觉得这个人的关心这个时候显得格外的假,“我们是搭档!搭档你懂吗!搭档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一起!老叶你居然坑我!还能不能好好做搭档了能不能了!”

 

“我为我们组合保持有生力量啊,”叶修作大义凛然状,“万一被抓到就直接被判游戏结束了那怎么办。”

 

“你让我跳出去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黄少天气愤,“你说根据你的推测应该就只是禁止行动一段时间!”

 

“是啊,你这不是被禁止行动了一段时间嘛。我的推测是正确的。”叶修拉着黄少天走出了看守所的门,“走了走了,等一下要开会了,你可以向大家汇报一下你以身试法得到的经验黄少天大大。”

 

黄少天表示以后再也不要和叶修一起搭档了。

 

 

早七点。镇中心酒馆。

参加会议的大部分人已经到了,包括昨晚没有出现的肖时钦和戴妍琦。黄少天负责把昨晚会议的主要内容传达给了他们。

 

“差不多就是这些了,然后我和老叶今天一大早在宵禁时间出门了,测试的结果是如果被巡夜的NPC抓到会被关在看守所里到宵禁时间结束。”

“哦,原来如此,辛苦黄少了。”肖时钦露出了一个带有谢意的微笑,“我们是不是差不多可以开始了?”

 

“我看看……哎,那俩警察怎么没来?孙翔本来是要值班的不能来……那张家兴呢?”黄少天一边点着人一边对照着叶修小本子上的时间表。

 

“要不要再等等?他们六点开侦查会议。”肖时钦也看了一下时间表,说道,“也许需要一些时间过来。”

唐昊不耐烦道,“我们的自由时间马上就要结束了,开始吧。”

“不如我们先开始,等会他来了再找人给他总结一下内容吧。”叶修看了看黄少天,一副“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的样子。

 

黄少天无语,看众人都没有反对,只好主持道,“那我们就开始吧。还是像昨天一样,大家轮流说?”

 

“我和柳非昨晚回去后一直没有出门,今天早上就直接过来了,没有什么新情报。”邓复升汇报。

柳非点点头表示没有异议。

 

“我们昨天开完会以后随便转了转就回去了。”唐昊说。

“你们没有在宵禁时间之后外出活动?”肖时钦问。

“没有。”唐昊硬邦邦地说,“黑灯瞎火的,没什么好活动的。”

“但是宵禁对你们的行动有没有限制也是一个重要的情报。”肖时钦推了推眼镜,认真地指出。

“应该是没有的,”邹远插话打圆场,“这是NPC告诉我们的,这个镇的背景设定是守夜人和黑手党相互勾结,所以在晚上不会限制我们的活动。”

肖时钦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我在家待了一晚上。”乔一帆说。

 

“我和小戴也是。”肖时钦按照顺序回答。

 

“我和少天五点左右出门测试了宵禁时间的限制。测试结果刚刚少天已经说了。”叶修说。

“叶神,你的笔记本上有出现什么新情报吗?”戴妍琦好奇地问。

“没有。”叶修摊了摊手。

 

“呃……看来只过了一晚上大家都没什么要说的啊。”转了一圈又回到了黄少天这里,一看表还没过多久,“要不大家随便说说到目前为止对这个游戏的想法?什么想法都可以,集思广益嘛。”说着悄悄在桌子底下推了推叶修,示意他救场。

 

“我昨天顺着叶修前辈的关于胜利条件的思路想了想,”乔一帆小心翼翼地开口了,“又翻了翻放在报社里的旧报纸,找到了这个。”

乔一帆拿出的是一张旧得已经泛黄的报纸,而他所指的那篇报道的标题是《荒谬的审判:十一人涉案谋杀,警方无力侦破,凶手竟由投票选出?!》。

“什么什么什么,我看看!”黄少天凑过去读报道的正文,“十一人的神秘团体全员收到死亡威胁……凶手竟在这十一人之中……警方无法侦破此案、亦无力阻止谋杀的继续进行,最终由五名幸存者投票选出了嫌疑人,并私自对嫌疑人进行了‘审判’和‘处刑’……幸运的是,在此‘审判’之后的确没有谋杀继续发生……”

在座的有几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难道是对我们获胜方式的提示?”黄少天读完激动道。

“我……我只是觉得可能和我们现在进行的游戏有关。”乔一帆不确定地说,“所以想拿来给大家看看。”

 

 “叶神怎么看?”一旁的柳非问道,“这份报道和我们的现状有关吗?”

“我觉得它可能是在提示,游戏结束的条件。”叶修略加思索,回答道,“当我们只剩五个人时,就可以对凶手身份进行投票,并对选出的凶手进行处决……如果投出的的确是真凶的话……”

“‘找出真凶,获得胜利’!”黄少天迫不及待地接话,“只要选对了我们就赢了!”

 

“没错,”叶修肯定地点了点头,拍了拍乔一帆的肩,“做得不错,这是一个很有价值的线索。”

 

在座的几人又仔细地看了看乔一帆带来的报纸,交换着疑惑的眼神。

 

“肖队觉得呢?”邓复升问,“你同意叶神的观点吗?”

 

“嗯?哦……”肖时钦像是陷入了沉思,突然被打断清醒了过来,“没错,我也觉得这可能是一个重要提示。不过不管叶神的推测对不对,这都应该不会改变我们当前的游戏策略,我们肯定需要优先通过侦破案件确定凶手,而不是依靠投票选出嫌疑人。最后的五人中,应该会有两名隐藏的凶手方的人,如果好人方真的随机投票的话,能选对的可能性是很低的。”

 

“呵,我想最后的投票阵容里是不会剩下两名凶手的吧。”叶修突然轻笑了一下。

 

“哦?叶神的意思是?”

 

“如果最后剩下五人,那么最多保留两个完整的二人组。”叶修分析,“如果凶手组保持完整的话,太容易被好人方锁定目标。所以,如果凶手智商够高的话,一定会在游戏当中除掉自己的搭档,更好地洗清自己的嫌疑。”

 

“那如果顺着叶神这个思路逆向思维,保持自己二人组的完整来洗清嫌疑呢?”肖时钦微笑。

 

叶修耸了耸肩,“你为什么要说出来,我本来想诱导凶手自杀削弱己方力量的。”

 

肖时钦摇了摇头,“关于凶手可能采取的策略就以后再分析吧,也许现在我们应该关心一些更紧迫的问题。”

“张家兴到底去哪了?”

 

众人一惊,纷纷抬头看时间。此时已接近七点五十,会议临近结束,而张家兴仍然没有出现。

“队长,难道他已经……”戴妍琦瞪大眼睛捂住了嘴,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不管他有没有出事,我们都应该去找他。”肖时钦回答,“我想,这项工作就由接下来有足够自由时间的我们组和叶神黄少这一组去做吧。现在可以散会了。”

 

 

唐昊和邹远急匆匆地离开了,他们的自由时间很快就要结束。而邓复升、柳非、乔一帆三人也需要赶往工作地点,只能又和剩下的两组人交谈了几句,随即离开了。

 

桌边只剩下了四个人。

 

肖时钦站起身来,“我们走吧,叶神。”

“好的,我们从东边找起,你们从西边,没问题吧?”

肖时钦点了点头。

 

“叶神,”在两组人即将分道扬镳的时候,肖时钦突然转过身来问道,“我想问你,你的笔记上的提示,一定是真的吗?”

“我是好人,我没有必要造假。”叶修摊了摊手,很随意地回答。

“是吗,我知道了。”肖时钦似乎被简单地说服了,带着戴妍琦向小镇的另一边走去。

 

“我们也走吧。”叶修看着二人的背影,对黄少天说,“游戏现在才刚刚开始。”

 

 

下午两点。系统提示。

“死者已被发现。现在进入案件调查状态。玩家行动不受限制。该状态持续六小时。”



这一章写了好久,终于写到死人了_(:з」∠)_

作者要考期末了,停更一个月_(:з」∠)_

我还会会来的(大概


“哎哎哎,你今天有没有看出来谁比较可疑啊。”黄少天躺在沙发上翻来覆去地翻着叶修的小本子,“凶手和帮凶……这还是一个二人组,应该更容易看出来吧,只要两个人里有一个人露出马脚那就没跑了啊。”

“没看出来。”叶修说,“要是还没杀人就有破绽,这种心理素质在公寓里也活不到现在了。”

“那你对这个提示到底是怎么理解的。”黄少天翻身起来搭在沙发背上看着叶修,“你刚刚在集会上话只说了一半对不对。”

“凶手和帮凶是一对搭档,这是这条信息最表面的提示。”叶修回答,“我在想的是,这条提示出现的时机?”

“时机?”

“你想,今天早上笔记出现第一条提示时,是我们组成了搭档获得了侦探和助手的身份的时候。如果以此推断,是不是当游戏流程推进的时候笔记才会更新信息?”

“你是说……我们成为侦探时获得了去警局的提示。同样的,是凶手获得了凶手身份,所以提示说‘凶手出现了’?”

“很有可能。”叶修摸了摸下巴,站起身来从黄少天手里把小本子拿了回来,“如果这个推测没错的话,这个本子的价值比我们自由行动的能力还要高,需要好好保管。”

“靠,为什么我是侦探重要道具却在助手手里啊!”黄少天不忿,“这个游戏设计得不合理!”

“我帮你保管,有情报第一时间通知你,黄少天大侦探。” 叶修说着把本子塞到了口袋里。

 

“那你的意思是其实今晚七点以前都没有凶手,凶手是在七点的时候‘成为’凶手的?”

“很有可能。”叶修说,“还有一点,既然笔记上出现了对‘搭档是帮凶’的提示,有一个人的嫌疑就几乎被洗清了。”

“乔一帆!”黄少天脱口而出,“他没有搭档!哎哎哎,那个新人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微草的吗?为什么邓复升不管他?你之前还没跟我讲。”

叶修耸了耸肩,“王杰希觉得他不适合这个公寓,希望他能离开。”

“他是没有被刻上名字的人?”黄少天问。

叶修点了点头,又说,“但是其实即使是没有被刻上名字的人,能够离开的几率也是很低的。”

“之前那个小新人不就被你搞成了。”黄少天嘟囔,“你也打算帮他?”

“那是有缘,不是每个人都能成功的。”叶修摊了摊手,“而且我觉得乔一帆有适合这个游戏的特质,他能在这个公寓里生存下去。”

“王杰希希望他知难而退所以不管他?”黄少天思考,“微草实在太不爱护新人了,还是我们蓝雨好。我们队长就不会做出这种事。”

“反正这个游戏没有死亡的危险,大眼这么做也无可厚非。”叶修说。

“那倒也是。游戏失败失去一半的筹码,对于筹码少的新人来说输了几乎没有影响。”黄少天分析,“最在乎这个游戏输赢的,恐怕就是你、孙翔还有肖时钦这几个筹码大户了。”

“我不在乎啊,我现在又没队伍,光棍一条,输了就输了,筹码是什么。”叶修挥挥手表示自己的大度。

“去去去去去,真让孙翔取代你当楼长了我们这楼还能不能好了。”黄少天吐槽,“现在楼长委员会里是你和王杰希联手二对三,还能维持平衡。假如你退出、孙翔加入,王杰希独木难支,委员会就彻底成为张新杰的天下了。”

“我记得你们队长好像和张新杰是一伙的啊,黄少天大大,你这样为敌人出谋划策是不是不太好。”

“有强大的外敌,才能有稳固盟友的关系。”黄少天摇了摇手指,得意道,“我们队长的智慧,学到了吧?”

“我只学到了看来我有离间霸图和蓝雨联盟的机会。”

“滚滚滚!”黄少天气结,“睡觉睡觉,你先赢了这个游戏再说吧。真的从圆桌里掉出去了,到时候你又没队伍又没身份,来我们蓝雨当新人还得先搞个资格测试。”

“记得我们要早点起来去测试一下宵禁时间的限制。”叶修关了灯,提醒自己的搭档。

 

房间里一片黑暗。过了半晌,黄少天睁开眼睛又开口了。

“哎,老叶,你说第一个死者什么时候会出现啊?”

“谁知道呢,说不定我们睡觉这会儿谋杀案就在进行呢。”叶修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怕了?”

“怎么可能,我等着凶手早点犯案就轮到我这个侦探大显身手了。”黄少天摩拳擦掌。


叶神和黄少卧谈……_(:з」∠)_

并没有什么内容,交代一下各种设定

晚七点。???

“您已被选为凶手。请开始谋杀活动。”

“您已被选为帮凶。请协助凶手完成谋杀。”

 

 

晚九点五十。镇中心酒馆。

黄少天百无聊赖地坐在酒馆的角落里,时不时瞟着酒馆门口。

东奔西跑地通知完所有人他也懒得回家了,就在小镇里又转了转熟悉地形然后直接来了酒馆。他唯一没通知到的人是值班到七点结束的孙翔,但他在警察局见到了张家兴,张家兴表示孙翔巡逻完需要回到警局来和他交班,到时会把聚会时间告诉他。

虽然说是完成体力劳动,但黄少天在和每一个人接触的时候还是认真地注意了对方的言行。他是一个善于发现敌人的破绽的人,遗憾的是,在今天和其他玩家的接触中他并没有发现这种破绽。

即使是最后被他排除在晚间会议之外的肖时钦,也只是平静地接受了他提议的会议时间,甚至没有仔细向他询问每个人的时间表。

 

正在黄少天仔细梳理今日所见时,酒馆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哟,你已经到了?”他的搭档叶修,依然懒洋洋地,手插在口袋里,闲庭信步地走了进来。

后面还跟了个人,正是白天见过的、在这一游戏里扮演记者身份的微草新人乔一帆。

 

“哎,老叶,你居然早到了?你们怎么一起来了?他不是微草的新人吗,应该和邓复升一起来啊。”

叶修带着乔一帆在桌边落了座,转头对黄少天说,“刚才过来的路上遇到了。白天没时间说,在这个游戏里微草的人不对小乔提供帮助。”说着拍了拍乔一帆的肩,“王杰希的安排。”

 

“哎,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黄少天对于微草内部的八卦还是很感兴趣的,“老叶你不是和王杰希是盟友吗?来说说来说说。”

叶修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门口,又有两个人走了进来,是唐昊和邹远。

 

几人互相打了招呼。对于百花的这两位,黄少天也不是很熟,不好在人家面前再八卦,只好收起了好奇心闷坐着。

十点快到了,邓复升和柳非也来到了酒馆,他们果然没有对乔一帆作出什么特殊的表示,而是坐到了桌子的另一边空出的座位上。

最后一个匆匆走入酒馆的是孙翔。他环顾了一圈众人,最后坐在了离叶修最远的角上。

 

“咳咳,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就开始吧。”黄少天清了清嗓子,自觉承担了会议的主持工作,“我来当一下会议的主持,大家都没意见吧?”

几个人胡乱点了点头,剩下的人也没有表示出反对意见。于是黄少天继续说了下去。

“不能参加的人是贵族组的肖时钦和戴妍琦,他们会在明天早上的聚会里加入我们。另外警察身份的张家兴这个时候需要值班巡逻,孙翔会把我们会上交流的情报告诉他。”

 

“关于凶手的预告信和每个人的身份,今天白天已经跟大家说过了。啊,除了孙翔,你应该也听你的搭档大致讲过了吧?”

孙翔点了一下头。

“那么现在大家掌握的情报就都差不多了。唯一之前没有跟大家讲的是我们收集的全员的作息,已经由我的助手整理成时间表。”黄少天把手一挥,“叶修,拿出来给大家看一下。”

 

叶修慢吞吞地把小本子从口袋里掏了出来,这个时候却有人提出了反对。

 

“等一下,我们真的要把时间表彻底公开吗?”开口的是邓复升,“也许凶手就在我们当中,让凶手掌握了所有人的作息规律,也许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不公开,难道就由叶修他们组独享时间表这个情报?”孙翔嗤笑。

“也许应该等一等,等局势再明朗一些再决定情报共享的程度。”邓复升回应。

“不共享情报的话,我们开会有什么意义?”唐昊抱着臂,靠坐在椅子上,皱眉道。

 

叶修又把小本子关上放在了桌上,慢悠悠地开口,“我看我们首先应该讨论的问题,是情报公开的程度。”

“叶神有什么看法?”由于叶修和王杰希的盟友关系,微草的人对他还是比较友好的。此时的柳非开口搭腔了。

“我的建议是,在这个会议上情报完全公开。”叶修说。

 

桌上的气氛一时有些微妙,几组搭档内部互相交换了几个眼神。

 

“完全公开的话,对叶神你们组似乎不利啊?”邓复升权衡后,缓缓地开口了。

“哼,”孙翔不屑,“你们一唱一和地让叶修装好人,有什么阴谋!”

 

“我这么提议是有理由的,”叶修十指相交扣在桌上,说,“大家还记得最开始给我们的游戏规则上写的是什么吗?”

“找出真凶,获得胜利。”几人低低地重复出了最初的游戏规则。

“虽然这个游戏规则说得不是很明确,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胜利的条件是找出真凶,而不是活下来。”

“前辈的意思是,我们实际上不需要保证自己的安全,甚至更相反,我们应该给凶手创造杀人的机会,才有可能把真凶找出来?”乔一帆小心翼翼地开口了。

“BINGO。”叶修冲他肯定地点了点头,“另外我推测,好人方是共享胜利条件的,也就是说只要能找出真凶,就算好人方所有人获胜。这样一来,我们更应该齐心协力了。如果每组人都封锁情报,持有情报的人又被凶手杀掉的话,恐怕好人方的获胜几率就很低了。”

 

有几人露出了赞同的神情,但也有人仍持怀疑态度。

“但是这些都是你的推测不是吗?如果你是凶手所以主张情报公开、方便你杀人呢?”孙翔毫不掩饰对叶修的敌意。

 

“如果我是凶手才不会这样提议呢,”黄少天呛声,“我们组是侦探哎,如果不交流,我们本来就是拥有情报最多的。现在主动提出公开情报等于放弃了我们组的优势,这才是为团队着想好吗。是我们为你提供情报不是你为我们提供情报好吗。”

其他几人也点了点头对黄少天的话表示了认同。

 

“好吧,那我们就表决一下是否同意情报公开吧。”叶修见没有人再主动提出反对意见,提出了建议,“同意的请举手。”

 

众人纷纷举起了手,连孙翔也不情不愿地同意了。

 

“好了,那现在会议可以继续进行了!”黄少天回到了主持的正轨,“首先还是让我的助手给大家看一下时间表。”

叶修的时间表被几人传阅了一圈,最后回到了叶修的手上。

 

“大家有什么问题吗?”

“关于这个宵禁时间,叶神有什么想法?”邓复升问道。

“还不清楚,只知道镇上有宵禁的规定,但是宵禁时间到底能不能出门,还需要实验一下。”叶修回答,“这件事今天晚上我和少天去做,明天的会上告诉大家吧。”

“那就麻烦叶神了。”

众人沉默了一阵,不再对时间表提出疑问。

 

“那现在……就按座位顺序每个人说说自己有什么发现吧。”黄少天想了想,指了指孙翔,“就从你开始,你是今天唯一一个一直没有出现的人。”

 

孙翔没有表示异议,“我每天早七点到晚七点巡逻。巡逻就是在镇上四处走动,期间系统限制不能和人交流。晚上七点回到警察局和张家兴换班,之后就可以自由活动了。”

 

“我和柳非早上九点到下午五点在诊所工作,如果想出门会被NPC拦住。”邓复升说,“五点之后是自由行动的。”

柳非点了点头,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黑道交易所的NPC告诉我们晚上八点之后才能出门活动。”邹远说,“我们之前一直都没有出过门。”

唐昊耸了耸肩,没有发言。

 

“报社工作时间也同样不能离开。”乔一帆说,“另外我负责的版块是罪案版,报社的NPC说如果发生了案件需要我进行调查撰写报道,我想这是不是对杀人事件期间额外自由调查时间的提示。”

众人表示赞同。

“另外,我怀疑报道也是系统提供给我们的交流方式之一。”叶修补充道,“如果之后发生什么意外情况我们不能按时聚会,小乔你可以负责把情报写在报道里。”

乔一帆点了点头。

 

“好了轮到我们了。”黄少天终于有了重新开口的机会,跳过叶修说了起来,“不过我们之前收集到的情报都跟大家说过了现在没有什么别的要说的……”

“等等,你没别的要说的我有啊。”叶修用手肘戳了戳他,表示反对。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黄少天不服。

“我掌握的情报是很关键的,”叶修严肃地说,“我有和凶手有关的线索。”

 

众人露出了惊异的神情,纷纷把目光聚焦在了叶修身上。

“这么重要的事你最后才说?”黄少天对他的搭档怒目而视,“而且为什么我不知道?”

“现在告诉你。”叶修轻描淡写,“今天早上在我和少天交换信物之后,这本笔记上出现了信息提示我们前往警察局。”

说着他把笔记本翻到了最初的一页,上面还留着今天早上他们看到的那行字。

“然后,今天晚上七点左右,我发现这本笔记上的信息更新了。”

叶修把笔记本翻过了一页,上面赫然写着一行字。

“二十六日。凶手出现了。凶手的搭档将成为他的帮凶。侦探先生会展开调查。”


“哎哎哎哎,你拉我干什么。”黄少天表示不满,“肖时钦那个样子明显是有阴谋哎!”

“人家有阴谋也不会告诉你,你留在那干嘛。”叶修淡定。

“你干嘛不现场戳穿他,”黄少天反驳,“游戏规则没有明说,但是我觉得凶手是NPC的可能性很小,十有八九还是在我们这些玩家里。这种情况下全员共享情报是很蠢的策略!肖时钦肯定想到了,但是他还是提议我们会面交换情报,你说会不会他就是凶手?”

“那倒不一定。”叶修摸了摸下巴,“我觉得他只是想对我们这一组进行一定的限制。”

“啊?”

“你说我们组的最大优势是什么?”

“行动自由啊。”

“对,因为我们行动自由,所以我们获取情报的能力是最强的。”叶修分析道,“如果共享情报的话,我们这一优势就白费了。”

“靠,那你还答应他?”黄少天嚷嚷,“要不我们故意给他们提供错的情报,最后让他开不成情报会议怎么样。”

“不用了,好人都不齐心协力,要怎么找凶手。”叶修笑笑,“开会讨论更有可能让凶手露出马脚。”

“看不出来啊老叶,你还有这种觉悟。”黄少天诧异,“你不是那种别人坑你你一定要坑回去的性格吗?”

“先找到凶手,然后该坑谁坑谁。”叶修总结。

黄少天无语。

 

 

 

 

下午六点。侦探宅。

“呼……”黄少天趴在长沙发上,有气无力地说,“又走又说跑了一天,累死了。为什么肖时钦他们出门就能做马车我们只能走路啊?侦探是脑力工作,不是体力劳动!”

“累死了你还不少说两句,”叶修坐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翻开了自己的小本子,“侦探大大,要我给你总结一下今天下午收集的情报吗?”

“说说说,”黄少天来了精神,“这才是一个合格的助手应该做的。”

 

“首先是关于我们自己的情况,除了贵族宅在没有主人允许的情况下不可进入以外,你可以自由地出入其他所有场所,包括警察局、诊所、报社和黑帮交易所。”

“嘿嘿,”黄少天得意,“而你作为助手在没有我的带领情况下会被作为闲杂人等赶出来。”

“嗯,”叶修点了点头,“限制了我单独行动的能力来平衡游戏。如果我们俩都能自由行动的话,我们组的能力就有点太强了。”

 

他继续翻着小本子,总结道,“警察是孙翔和张家兴,他们分别在早七点至晚七点、和晚七点至凌晨五点当班,这是系统的限制。不当班的人可以自由活动。在早六点有时长为一小时的侦查会议。”

“这一组和我们正好相反,我们被系统限制最好一起行动,而他们是被系统限制不能一起行动。”黄少天点评。

“警察的优势现在还看不出来,”叶修补充,“但是按常理推测,他们在凶案发生时应该会拥有更大的权力。”

 

“医师组。医生邓复升和药剂师柳非。在3街的诊所工作。”叶修说,“他们的限制即是工作时间,早九点到晚五点必须待在诊所里。”

“微草二人组。”黄少天撇了撇嘴,“还有一个他们的新人,那个记者。”

“记者,乔一帆。”叶修顿了顿,“他是唯一一个没有组队的人。限制同样是工作时间需要待在报社。”

 

“贵族兄妹,肖时钦和戴妍琦。他们在晚上八点之后被禁止出门。”

“他们的房子有很多守卫,看起来很难闯进去,不知道这是不是游戏的强制限制。”黄少天思考,“在得到主人的许可以后才能进去。”

 

“以上这些除了警察外可以统称为平民,平民都需要受到晚十一点到早六点的宵禁限制。最后是黑道组,唐昊和邹远。他们的作息和大部分人是反的,只有晚上才能自由活动,早八点到晚八点禁止外出。”

“就这些,一共十一人,和犯罪预告上的名单一样。”叶修总结道,“我画了一个时间表,你要看吗?”

 

“我看看我看看,”黄少天凑过来,“哎哟,看来集齐全员开会是不可能的了,起码两个警察是凑不齐的,总有一个人要值班。”

“是的,白天最合适的时间是早上七点,只有需要巡逻的警察不能参加。”叶修指了指时间表上的这一格。“而且这个时间警察刚刚开过侦查会议,可以更好地交流信息。”

“晚上……晚上看来是更难凑齐人了,贵族和黑手党的自由时间没有重叠的部分。”黄少天仔细看了看,分析道,“看来必须舍弃其中的一组。”

“在晚七点到十点这段时间都可以,必然会缺少贵族组的两人或者黑道组的两人。”叶修说,“你说哪个时间合适?”

 

“那就十点吧。”黄少天说,“就跟他们说晚点开如果晚上发生什么事能及时商讨。实际上嘛,嘿嘿,肖时钦想坑我们,我们也坑他一次,不让他参加。”

“心也挺脏的啊,黄少天大大。”叶修在两个会议时间分别打了个圈,“至于会议的地点,我觉得镇中心的小酒馆不错,安静宽敞,而且不禁烟。”

“可以,就这么定了吧!”黄少天拍板,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去通知所有人,今天晚上第一次集会。”

“你自己去吧侦探大大,”叶修挥了挥手里的小本子,“助手的工作结束了,现在该我休息了。”

“你不跟着我哪也去不了你还不紧跟我的脚步!”黄少天瞪了懒洋洋的叶修一眼。

“我哪也不想去,就想躺在家里睡个觉,求侦探大大成全。”叶修冲他摆了摆手示意他赶快走,“你去通知个开会时间我跟着你有什么用,让我养精蓄锐晚上帮你和那帮人勾心斗角。”

“……”黄少天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反驳,“你真的不去?”

“怎么,舍不得哥啊?”

“滚滚滚滚滚,”黄少天愤愤地看了他一眼,推开门走了,“我走了!”



时间表就是这样的……不要嘲笑我的excel……_(:з」∠)_

叶神负责脑力劳动,黄少负责体力劳动=w=

第二章 第三个凶手

 

找出真凶,获得胜利。

 

黄少天在小镇里四处游荡。

距离他被传送进这个游戏地图里已经过去了近一个小时,系统给出的提示是寻找一个玩家组成搭档,而他到现在一个游戏者都没看到。

这张游戏地图是一个普通的十九世纪欧洲小镇。不甚宽敞的石板路上走着行人和马车,路两旁的石制房屋大多比较低矮,最高不过三四层。

而黄少天此时穿着和大街上大部分的青年人一样的廉价衬衣和一件看起来旧兮兮的格子外套,完美地和周围环境融为了一体。

 

“人呢人呢人呢,不会没人和我组队吧,我记得这次参加游戏的一共是十一个人啊,看来要剩一个光棍啊,那个被剩下的人可不会是我啊……”虽然身边没有人,但这并没有影响黄少天站在街边嘟嘟囔囔自言自语。

 

“哟,你在这呢。”黄少天正说着,就从背后被人拍了一把,拍得他一个踉跄。

 

黄少天回头怒目而视,拍他的正是此时一脸嘲讽懒懒地和他打招呼的叶修,穿着和他差不多的路人NPC套装,嘴里还叼了个不知道从哪搞来的烟斗。

 

“是你啊老叶,你不会找不到人组队吧。要不我就勉为其难地帮助你一下和你组个队吧但是你要听我指挥你说怎么样。”

 

“好了别装了,我看你在这站了好久了。这次游戏又没有蓝雨的人,你和谁组队去。”叶修拿下烟斗,拍了拍黄少天的手,“咱俩就互相帮助,共同走向胜利吧。”

 

“去去去,”黄少天把叶修挥开,“你分到的游戏道具是什么啊,先拿出来看看。”

“就是这个。”叶修指了指手里的烟斗,“你的呢?”

黄少天掏了掏口袋,拿出一个小本子,“喏,是这个,空白的,我也没看出来有什么用。”

 

叶修接过来象征性地翻了翻,“系统的提示是队友要交换游戏道具才正式成为搭档,恐怕道具也要在交换之后再激活。”

 

“那你这个烟斗能有什么用……”黄少天吐槽。

“少说废话,到底换不换。”叶修已经把小本子拿在了手里,拿着烟斗在黄少天面前晃了晃。

“换换换!”黄少天把烟斗一把拿了过来,“胜负是以双人队为单位算的,你可不能坑我。”

 

“组队成功。游戏开始。”两人同时听到了一声系统提示。

 

“看来是成功了,”叶修又翻了翻手里的小本子,“你看,这上面多了一条提示。”

 

黄少天凑过来,“二十五日。侦探受到了案件调查委托。明天上午十点,前往警察局了解案情……今天是二十六号?”

“嗯。”叶修点了点头。“我之前找人借了份报纸看。”

“哎,我俩这组合,我是侦探你是助手啊。”黄少天突然反应过,举着烟斗搭着叶修的肩摆了个思考的造型,“大侦探黄少天和小助手叶修!”

“好好好,大侦探黄少天,”叶修把本子合上,指了指远处钟楼的时间,“助手提醒你十点就快到了,您该去警察局了。”

“走吧!”黄少天做了个出发的手势,“大侦探带你找凶手去。”

 

 

上午十点。警察局。

“哎,你看,那有个人。”黄少天远远地就看见警察局门口站着和他们差不多系统套装打扮的人,“那个人好像……是不是你们嘉世的?你要不要回避一下啊老叶,我怕他看到你就不愿意和我们交换情报了。”

“没事,”叶修摆了摆手,“张家兴,他对我还是比较友好的。”

 

此时站在警察局门口的正是张家兴,看到他们也上来打了个招呼,“黄少。叶神。”

“你好。”黄少天打量了他一下,“你是警察?”

“嗯,但是现在不是我的当班时间。”张家兴打开了警局的门,对他们做了个请进的手势。“孙队在当班,他去巡逻了。”

“哦哦哦,”黄少天拖长了尾音,瞥了叶修一眼,“孙翔是吧?你们俩现在是搭档?”

“是的。”张家兴点了点头,说着带他们进了警局内,“你们的身份是侦探?你们有发现你们的身份有什么限制吗?”

“限制?什么限制?”黄少摸了摸脑袋,“我们获得身份之后就得到了一条来警察局了解案情的提示,就来了。”

“是吗。”张家兴沉思了一下,“警察有固定的巡逻时间。”他说着指了指贴在墙上的一张值班表,“一人一天十二个小时,似乎是游戏强制的。我和孙队刚刚交换了道具,就来了一个NPC把孙队拉去执行任务了。”

 

黄少天凑近看了看,值班表的最上方写着一行“巡逻时间严禁与闲杂人员交谈”,轮班时间是早上七点到晚七点,旁边写着孙翔的名字。而另一班则是从晚七点开始到凌晨六点结束,旁边写着张家兴。而早上六点到七点这一段时间却写着“侦查会议”。

“这是什么?”黄少天好奇。

“还不知道,但似乎是两个警察都必须参加的。”张家兴摊了摊手。

 

叶修插嘴,“这条‘严禁交谈’,恐怕也是游戏规则对你们的限制,你们在值班时间无法交流,只能在这个‘侦查会议’的时间交换情报。”

“嗯……”黄少天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这么说警察的身份限制有点多啊,不如我们。先不说这个了,我们是来了解案情的,案子呢?”

 

“案子还没发生。”张家兴说,“但是我们收到了一封杀人预告。”说着递给了二人一封信。

 

黄少天接过来,信上写着:

 

警官先生,

 

您并不知道我是谁,然而我与一桩经由您手的陈年旧案有关,现在我将为了枉死的人回来复仇,与此案相关的人将被我一一杀死。

以下是我的复仇名单:

在3街经营诊所的医生及药剂师先生

在22街拥有豪宅的贵族兄妹

10街的咨询侦探以及他的助手

《小镇日报》负责罪案版的记者先生

在16街进行枪械贩卖的两位黑帮分子

以及两位警察先生

 

第一桩谋杀案将于二十六日晚发生。您可以试着阻止我。为了帮助您,我邀请了侦探先生于二十六日十点前往警局,请您务必联合侦探先生全力破案。

 

祝您好运,

凶手

 

“二四六八……一共十一个人!”黄少天看完信数了数说,“就是参加游戏的十一个玩家?”

“我推测也是,”张家兴赞同道,“但是我只见过你们这一组,恐怕这份名单上说的侦探和助手就是你们了。”

 

正说着,门外传来马车的声音。

“警官大人,贵族小姐来了!”车夫高声说,将马车停稳,从马车车厢里伸出了一只戴着蕾丝手套的手。被车夫恭敬地从马车上扶下来的,正是一位穿着华丽的贵族小姐。

 

“叶神,黄少,张前辈,你们好啊!”少女笑嘻嘻地冲他们挥了挥手。这位少女他们也不陌生,是刚进雷霆小队不久的新人戴妍琦。

而跟在她身后下车的同样一身华服的贵族青年,是雷霆的队长肖时钦。

 

“靠这衣服不错啊为什么我们都是新手白装,你们是满级套装。”黄少天感到了游戏的不公平。

“我和队长交换道具之后就被一个管家找了过来带我们回家了,家里有很多漂亮衣服。”戴妍琦冲黄少天笑了笑,“黄少要不要来一套啊?”

“你们的房子是在22街?”张家兴看了看预告信,问。

“是的。”肖时钦点了点头,“我们回家后管家说警察局似乎发现了一起和我们有关的案件,建议我们来看一看。你们有什么情报吗?”

 

张家兴又拿着那封犯罪预告对贵族二人组讲解了一番。

 

“嗯……”肖时钦沉思,“这封信上说的贵族兄妹应该就是我们了。另外,你说的行动限制,我们也有。”

“家族门禁,下午四点以后不准外出。”戴妍琦吐了吐舌头。

“另外,这个镇上是有宵禁的规定的吧?”肖时钦推了推眼镜,“管家也提到了这件事。”

 

“没错,”张家兴指了指警局墙上贴的另一张纸,“宵禁时间从晚上十一点开始到第二天早上六点。”

 

“这个宵禁时间能不能出门还需要再实验一下。”肖时钦沉吟道,“现在看来,行动最不受限制的应该就是侦探组了。”

“那当然,写作侦探读作无业游民。”叶修吐槽黄少天。

“去去去,我们这个身份很好的好吗。”黄少天回击,“我们才是调查的主力!”

 

“不如这样,现在麻烦黄少和叶神去这封信上说的地址找到其他玩家。”肖时钦有条有理地分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每种身份都有或多或少的行动的限制,我们最好能找到一个共同的自由时间,安排每天所有玩家会面一到两次,交换情报。这件事由你们做是最合适的。”


黄少天和叶修对视了一眼,交换了一个眼神。

“好。”叶修冲肖时钦点了点头。

 

“那事不宜迟,叶神还不出发?”肖时钦笑了笑。

“你们呢?”

“我和小戴再在这转转。”肖时钦说,打开了警局的门,“安排好会面时间记得通知我们。”

“OK,回见。”叶修做了个再见的手势,拉着黄少天走出了警局的门。‘



写规则好麻烦_(:з」∠)_

而且还写不清楚_(:з」∠)_




下一个游戏的规则

感觉我已经不知道怎么在文里好好把规则写清楚了……_(:з」∠)_


十一人参与

游戏在首日早八点开始,玩家两两结成搭档获取职业身份。

首日晚八点,杀手被告知其杀手的身份。

凶手在游戏过程中获知自己的身份之后,搭档成为帮凶,两人共享胜利条件

 

侦探/助手

咨询侦探,或者说无业游民,无拘无束,自由自在,拥有调查事件的完全自主权。而一名侦探的好助手,将给他带来更多的情报。

 

警察 

一名合格的警察必须严格遵守工作时间。警察需要排班进行二十四小时的巡逻工作,巡逻期间不可与闲杂人士交谈。

当有案件发生时,警察可前往事件现场进行调查并对相关人员进行质询。当警察找到嫌疑犯时可将怀疑对象收押24小时。然而24小时之内若是不能找到证据,只能让嫌疑犯逃之夭夭。

 

医生/药剂师  

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当有杀人事件发生时,医生也可充当法医鉴定死亡时间。

然而医生的手术用具和药剂师配置的药剂也可以成为杀人利器。幸运的是,在没有事件发生时医生必须在工作时间待在诊所里工作。至少这段时间,没有人需要担心被披着白衣天使外皮的杀人狂魔隔断喉咙了。

 

贵族

优雅的贵族不可在下午四点后外出活动。

贵族所居住的豪宅戒备森严,外人没有任何途径可以入侵。

 

黑道

黑帮分子时刻处于被缉捕中,因此他们只能在夜间自由行动。与此同时,他们拥有更加自由的武器来源,包括各种类型的刀具及枪械。

 

记者 

对于犯罪事件的报道是一名记者的职责。记者在工作时间可以对案件相关人员进行采访并进行报道。刊登在报纸上的报道文章拥有最广泛的传播途径,上至贵族下至平民百姓都会看到。

 

 

游戏结束条件:凶手杀掉过半的好人(6人),或在死亡数不足6人时谋杀行为已被彻底终止(此种情况直接判定好人方获胜)

好人获胜条件:

在死亡数不足6人时终止谋杀行为

游戏结束时所有存活者对凶手身份进行投票,票数最高者视为好人方认定的凶手,若选择正确则好人方获得胜利

 

凶手方获胜条件:好人方未能达成胜利条件且游戏结束时至少有一名凶手存活

 

游戏代价:未获得胜利的玩家失去所持筹码的二分之一,由达成获胜条件的玩家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