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早六点。看守所。

 

“黄少天大大,我来接你出狱了。”

 

黄少天气呼呼地看着铁栅栏外叼着根烟嘲讽地看着他的叶修,愤怒道,“老叶你不厚道!说好的测试一下被巡夜NPC抓到会怎么样!你居然一个人跑了!”

 

五点不到的时候叶修把他叫起来去测试宵禁时间的限制,两人悄悄地溜出了门。宵禁时间的街道上多了一些巡夜人NPC,如果能小心地避开他们的视线是可以在镇上活动的。在确认这个设定后叶修提出实验一下如果出现在NPC眼前会发生什么,于是黄少天就跳了出去然后光荣地——被抓进了看守所。

 

看守NPC过来打开了关着黄少天的小房间的门,把他放了出来。叶修过来扶了他一把,装模作样地帮他拍了拍身上的灰,“没事吧黄少天大大?”

 

黄少天觉得这个人的关心这个时候显得格外的假,“我们是搭档!搭档你懂吗!搭档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要一起!老叶你居然坑我!还能不能好好做搭档了能不能了!”

 

“我为我们组合保持有生力量啊,”叶修作大义凛然状,“万一被抓到就直接被判游戏结束了那怎么办。”

 

“你让我跳出去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黄少天气愤,“你说根据你的推测应该就只是禁止行动一段时间!”

 

“是啊,你这不是被禁止行动了一段时间嘛。我的推测是正确的。”叶修拉着黄少天走出了看守所的门,“走了走了,等一下要开会了,你可以向大家汇报一下你以身试法得到的经验黄少天大大。”

 

黄少天表示以后再也不要和叶修一起搭档了。

 

 

早七点。镇中心酒馆。

参加会议的大部分人已经到了,包括昨晚没有出现的肖时钦和戴妍琦。黄少天负责把昨晚会议的主要内容传达给了他们。

 

“差不多就是这些了,然后我和老叶今天一大早在宵禁时间出门了,测试的结果是如果被巡夜的NPC抓到会被关在看守所里到宵禁时间结束。”

“哦,原来如此,辛苦黄少了。”肖时钦露出了一个带有谢意的微笑,“我们是不是差不多可以开始了?”

 

“我看看……哎,那俩警察怎么没来?孙翔本来是要值班的不能来……那张家兴呢?”黄少天一边点着人一边对照着叶修小本子上的时间表。

 

“要不要再等等?他们六点开侦查会议。”肖时钦也看了一下时间表,说道,“也许需要一些时间过来。”

唐昊不耐烦道,“我们的自由时间马上就要结束了,开始吧。”

“不如我们先开始,等会他来了再找人给他总结一下内容吧。”叶修看了看黄少天,一副“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的样子。

 

黄少天无语,看众人都没有反对,只好主持道,“那我们就开始吧。还是像昨天一样,大家轮流说?”

 

“我和柳非昨晚回去后一直没有出门,今天早上就直接过来了,没有什么新情报。”邓复升汇报。

柳非点点头表示没有异议。

 

“我们昨天开完会以后随便转了转就回去了。”唐昊说。

“你们没有在宵禁时间之后外出活动?”肖时钦问。

“没有。”唐昊硬邦邦地说,“黑灯瞎火的,没什么好活动的。”

“但是宵禁对你们的行动有没有限制也是一个重要的情报。”肖时钦推了推眼镜,认真地指出。

“应该是没有的,”邹远插话打圆场,“这是NPC告诉我们的,这个镇的背景设定是守夜人和黑手党相互勾结,所以在晚上不会限制我们的活动。”

肖时钦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我在家待了一晚上。”乔一帆说。

 

“我和小戴也是。”肖时钦按照顺序回答。

 

“我和少天五点左右出门测试了宵禁时间的限制。测试结果刚刚少天已经说了。”叶修说。

“叶神,你的笔记本上有出现什么新情报吗?”戴妍琦好奇地问。

“没有。”叶修摊了摊手。

 

“呃……看来只过了一晚上大家都没什么要说的啊。”转了一圈又回到了黄少天这里,一看表还没过多久,“要不大家随便说说到目前为止对这个游戏的想法?什么想法都可以,集思广益嘛。”说着悄悄在桌子底下推了推叶修,示意他救场。

 

“我昨天顺着叶修前辈的关于胜利条件的思路想了想,”乔一帆小心翼翼地开口了,“又翻了翻放在报社里的旧报纸,找到了这个。”

乔一帆拿出的是一张旧得已经泛黄的报纸,而他所指的那篇报道的标题是《荒谬的审判:十一人涉案谋杀,警方无力侦破,凶手竟由投票选出?!》。

“什么什么什么,我看看!”黄少天凑过去读报道的正文,“十一人的神秘团体全员收到死亡威胁……凶手竟在这十一人之中……警方无法侦破此案、亦无力阻止谋杀的继续进行,最终由五名幸存者投票选出了嫌疑人,并私自对嫌疑人进行了‘审判’和‘处刑’……幸运的是,在此‘审判’之后的确没有谋杀继续发生……”

在座的有几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难道是对我们获胜方式的提示?”黄少天读完激动道。

“我……我只是觉得可能和我们现在进行的游戏有关。”乔一帆不确定地说,“所以想拿来给大家看看。”

 

 “叶神怎么看?”一旁的柳非问道,“这份报道和我们的现状有关吗?”

“我觉得它可能是在提示,游戏结束的条件。”叶修略加思索,回答道,“当我们只剩五个人时,就可以对凶手身份进行投票,并对选出的凶手进行处决……如果投出的的确是真凶的话……”

“‘找出真凶,获得胜利’!”黄少天迫不及待地接话,“只要选对了我们就赢了!”

 

“没错,”叶修肯定地点了点头,拍了拍乔一帆的肩,“做得不错,这是一个很有价值的线索。”

 

在座的几人又仔细地看了看乔一帆带来的报纸,交换着疑惑的眼神。

 

“肖队觉得呢?”邓复升问,“你同意叶神的观点吗?”

 

“嗯?哦……”肖时钦像是陷入了沉思,突然被打断清醒了过来,“没错,我也觉得这可能是一个重要提示。不过不管叶神的推测对不对,这都应该不会改变我们当前的游戏策略,我们肯定需要优先通过侦破案件确定凶手,而不是依靠投票选出嫌疑人。最后的五人中,应该会有两名隐藏的凶手方的人,如果好人方真的随机投票的话,能选对的可能性是很低的。”

 

“呵,我想最后的投票阵容里是不会剩下两名凶手的吧。”叶修突然轻笑了一下。

 

“哦?叶神的意思是?”

 

“如果最后剩下五人,那么最多保留两个完整的二人组。”叶修分析,“如果凶手组保持完整的话,太容易被好人方锁定目标。所以,如果凶手智商够高的话,一定会在游戏当中除掉自己的搭档,更好地洗清自己的嫌疑。”

 

“那如果顺着叶神这个思路逆向思维,保持自己二人组的完整来洗清嫌疑呢?”肖时钦微笑。

 

叶修耸了耸肩,“你为什么要说出来,我本来想诱导凶手自杀削弱己方力量的。”

 

肖时钦摇了摇头,“关于凶手可能采取的策略就以后再分析吧,也许现在我们应该关心一些更紧迫的问题。”

“张家兴到底去哪了?”

 

众人一惊,纷纷抬头看时间。此时已接近七点五十,会议临近结束,而张家兴仍然没有出现。

“队长,难道他已经……”戴妍琦瞪大眼睛捂住了嘴,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不管他有没有出事,我们都应该去找他。”肖时钦回答,“我想,这项工作就由接下来有足够自由时间的我们组和叶神黄少这一组去做吧。现在可以散会了。”

 

 

唐昊和邹远急匆匆地离开了,他们的自由时间很快就要结束。而邓复升、柳非、乔一帆三人也需要赶往工作地点,只能又和剩下的两组人交谈了几句,随即离开了。

 

桌边只剩下了四个人。

 

肖时钦站起身来,“我们走吧,叶神。”

“好的,我们从东边找起,你们从西边,没问题吧?”

肖时钦点了点头。

 

“叶神,”在两组人即将分道扬镳的时候,肖时钦突然转过身来问道,“我想问你,你的笔记上的提示,一定是真的吗?”

“我是好人,我没有必要造假。”叶修摊了摊手,很随意地回答。

“是吗,我知道了。”肖时钦似乎被简单地说服了,带着戴妍琦向小镇的另一边走去。

 

“我们也走吧。”叶修看着二人的背影,对黄少天说,“游戏现在才刚刚开始。”

 

 

下午两点。系统提示。

“死者已被发现。现在进入案件调查状态。玩家行动不受限制。该状态持续六小时。”



这一章写了好久,终于写到死人了_(:з」∠)_

作者要考期末了,停更一个月_(:з」∠)_

我还会会来的(大概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