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晚七点。???

“您已被选为凶手。请开始谋杀活动。”

“您已被选为帮凶。请协助凶手完成谋杀。”

 

 

晚九点五十。镇中心酒馆。

黄少天百无聊赖地坐在酒馆的角落里,时不时瞟着酒馆门口。

东奔西跑地通知完所有人他也懒得回家了,就在小镇里又转了转熟悉地形然后直接来了酒馆。他唯一没通知到的人是值班到七点结束的孙翔,但他在警察局见到了张家兴,张家兴表示孙翔巡逻完需要回到警局来和他交班,到时会把聚会时间告诉他。

虽然说是完成体力劳动,但黄少天在和每一个人接触的时候还是认真地注意了对方的言行。他是一个善于发现敌人的破绽的人,遗憾的是,在今天和其他玩家的接触中他并没有发现这种破绽。

即使是最后被他排除在晚间会议之外的肖时钦,也只是平静地接受了他提议的会议时间,甚至没有仔细向他询问每个人的时间表。

 

正在黄少天仔细梳理今日所见时,酒馆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哟,你已经到了?”他的搭档叶修,依然懒洋洋地,手插在口袋里,闲庭信步地走了进来。

后面还跟了个人,正是白天见过的、在这一游戏里扮演记者身份的微草新人乔一帆。

 

“哎,老叶,你居然早到了?你们怎么一起来了?他不是微草的新人吗,应该和邓复升一起来啊。”

叶修带着乔一帆在桌边落了座,转头对黄少天说,“刚才过来的路上遇到了。白天没时间说,在这个游戏里微草的人不对小乔提供帮助。”说着拍了拍乔一帆的肩,“王杰希的安排。”

 

“哎,怎么回事怎么回事?”黄少天对于微草内部的八卦还是很感兴趣的,“老叶你不是和王杰希是盟友吗?来说说来说说。”

叶修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门口,又有两个人走了进来,是唐昊和邹远。

 

几人互相打了招呼。对于百花的这两位,黄少天也不是很熟,不好在人家面前再八卦,只好收起了好奇心闷坐着。

十点快到了,邓复升和柳非也来到了酒馆,他们果然没有对乔一帆作出什么特殊的表示,而是坐到了桌子的另一边空出的座位上。

最后一个匆匆走入酒馆的是孙翔。他环顾了一圈众人,最后坐在了离叶修最远的角上。

 

“咳咳,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就开始吧。”黄少天清了清嗓子,自觉承担了会议的主持工作,“我来当一下会议的主持,大家都没意见吧?”

几个人胡乱点了点头,剩下的人也没有表示出反对意见。于是黄少天继续说了下去。

“不能参加的人是贵族组的肖时钦和戴妍琦,他们会在明天早上的聚会里加入我们。另外警察身份的张家兴这个时候需要值班巡逻,孙翔会把我们会上交流的情报告诉他。”

 

“关于凶手的预告信和每个人的身份,今天白天已经跟大家说过了。啊,除了孙翔,你应该也听你的搭档大致讲过了吧?”

孙翔点了一下头。

“那么现在大家掌握的情报就都差不多了。唯一之前没有跟大家讲的是我们收集的全员的作息,已经由我的助手整理成时间表。”黄少天把手一挥,“叶修,拿出来给大家看一下。”

 

叶修慢吞吞地把小本子从口袋里掏了出来,这个时候却有人提出了反对。

 

“等一下,我们真的要把时间表彻底公开吗?”开口的是邓复升,“也许凶手就在我们当中,让凶手掌握了所有人的作息规律,也许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不公开,难道就由叶修他们组独享时间表这个情报?”孙翔嗤笑。

“也许应该等一等,等局势再明朗一些再决定情报共享的程度。”邓复升回应。

“不共享情报的话,我们开会有什么意义?”唐昊抱着臂,靠坐在椅子上,皱眉道。

 

叶修又把小本子关上放在了桌上,慢悠悠地开口,“我看我们首先应该讨论的问题,是情报公开的程度。”

“叶神有什么看法?”由于叶修和王杰希的盟友关系,微草的人对他还是比较友好的。此时的柳非开口搭腔了。

“我的建议是,在这个会议上情报完全公开。”叶修说。

 

桌上的气氛一时有些微妙,几组搭档内部互相交换了几个眼神。

 

“完全公开的话,对叶神你们组似乎不利啊?”邓复升权衡后,缓缓地开口了。

“哼,”孙翔不屑,“你们一唱一和地让叶修装好人,有什么阴谋!”

 

“我这么提议是有理由的,”叶修十指相交扣在桌上,说,“大家还记得最开始给我们的游戏规则上写的是什么吗?”

“找出真凶,获得胜利。”几人低低地重复出了最初的游戏规则。

“虽然这个游戏规则说得不是很明确,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胜利的条件是找出真凶,而不是活下来。”

“前辈的意思是,我们实际上不需要保证自己的安全,甚至更相反,我们应该给凶手创造杀人的机会,才有可能把真凶找出来?”乔一帆小心翼翼地开口了。

“BINGO。”叶修冲他肯定地点了点头,“另外我推测,好人方是共享胜利条件的,也就是说只要能找出真凶,就算好人方所有人获胜。这样一来,我们更应该齐心协力了。如果每组人都封锁情报,持有情报的人又被凶手杀掉的话,恐怕好人方的获胜几率就很低了。”

 

有几人露出了赞同的神情,但也有人仍持怀疑态度。

“但是这些都是你的推测不是吗?如果你是凶手所以主张情报公开、方便你杀人呢?”孙翔毫不掩饰对叶修的敌意。

 

“如果我是凶手才不会这样提议呢,”黄少天呛声,“我们组是侦探哎,如果不交流,我们本来就是拥有情报最多的。现在主动提出公开情报等于放弃了我们组的优势,这才是为团队着想好吗。是我们为你提供情报不是你为我们提供情报好吗。”

其他几人也点了点头对黄少天的话表示了认同。

 

“好吧,那我们就表决一下是否同意情报公开吧。”叶修见没有人再主动提出反对意见,提出了建议,“同意的请举手。”

 

众人纷纷举起了手,连孙翔也不情不愿地同意了。

 

“好了,那现在会议可以继续进行了!”黄少天回到了主持的正轨,“首先还是让我的助手给大家看一下时间表。”

叶修的时间表被几人传阅了一圈,最后回到了叶修的手上。

 

“大家有什么问题吗?”

“关于这个宵禁时间,叶神有什么想法?”邓复升问道。

“还不清楚,只知道镇上有宵禁的规定,但是宵禁时间到底能不能出门,还需要实验一下。”叶修回答,“这件事今天晚上我和少天去做,明天的会上告诉大家吧。”

“那就麻烦叶神了。”

众人沉默了一阵,不再对时间表提出疑问。

 

“那现在……就按座位顺序每个人说说自己有什么发现吧。”黄少天想了想,指了指孙翔,“就从你开始,你是今天唯一一个一直没有出现的人。”

 

孙翔没有表示异议,“我每天早七点到晚七点巡逻。巡逻就是在镇上四处走动,期间系统限制不能和人交流。晚上七点回到警察局和张家兴换班,之后就可以自由活动了。”

 

“我和柳非早上九点到下午五点在诊所工作,如果想出门会被NPC拦住。”邓复升说,“五点之后是自由行动的。”

柳非点了点头,没有什么要补充的。

 

“黑道交易所的NPC告诉我们晚上八点之后才能出门活动。”邹远说,“我们之前一直都没有出过门。”

唐昊耸了耸肩,没有发言。

 

“报社工作时间也同样不能离开。”乔一帆说,“另外我负责的版块是罪案版,报社的NPC说如果发生了案件需要我进行调查撰写报道,我想这是不是对杀人事件期间额外自由调查时间的提示。”

众人表示赞同。

“另外,我怀疑报道也是系统提供给我们的交流方式之一。”叶修补充道,“如果之后发生什么意外情况我们不能按时聚会,小乔你可以负责把情报写在报道里。”

乔一帆点了点头。

 

“好了轮到我们了。”黄少天终于有了重新开口的机会,跳过叶修说了起来,“不过我们之前收集到的情报都跟大家说过了现在没有什么别的要说的……”

“等等,你没别的要说的我有啊。”叶修用手肘戳了戳他,表示反对。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黄少天不服。

“我掌握的情报是很关键的,”叶修严肃地说,“我有和凶手有关的线索。”

 

众人露出了惊异的神情,纷纷把目光聚焦在了叶修身上。

“这么重要的事你最后才说?”黄少天对他的搭档怒目而视,“而且为什么我不知道?”

“现在告诉你。”叶修轻描淡写,“今天早上在我和少天交换信物之后,这本笔记上出现了信息提示我们前往警察局。”

说着他把笔记本翻到了最初的一页,上面还留着今天早上他们看到的那行字。

“然后,今天晚上七点左右,我发现这本笔记上的信息更新了。”

叶修把笔记本翻过了一页,上面赫然写着一行字。

“二十六日。凶手出现了。凶手的搭档将成为他的帮凶。侦探先生会展开调查。”


评论(6)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