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蓝河呆呆地坐着。

 

事情发生得太快,仿佛只在他眼前一闪而过,让他怀疑刚才的一切是不是真的发生了。

刚才在叶修说出ALL IN时,他真的以为自己死定了。

他在那一刻怨恨叶修吗?好像也没有。在叶修说自己被骗了那一刻,蓝河突然意识到他的游戏策略一直都特别单纯,基本上就是叶修说啥他听啥。

他真的在靠自己进行游戏吗?他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很认真了,但是其实,他一直做的,就是相信叶修会想出办法。

 

叶修想出办法了,他告诉自己他为他铺好了一条通向胜利的道路。

现在,他需要靠自己把这条路找出来。

 

 

“哈哈哈哈!”旁边突然响起了刘皓突兀的笑声,“哈哈哈哈哈!我没看错吧?刚才发生了什么?你把叶修干掉了?”

他大踏步地走到了蓝河的身边,大幅度地拍了拍他的背,“兄弟,干掉了叶修你就是我兄弟了。我佩服你。咱俩公平地赌一把,各抽一张牌决胜负怎么样。我们现在就差一枚筹码,不用赌多,就赌这一枚!”

他说着,拿出一枚筹码放在了赌桌上,殷切地看着蓝河。

 

蓝河仍然呆坐着,这时他却已经进入了高速思考的状态。

刘皓居然会主动提出和我进行游戏?难道这就是叶修说的转机?可是刘皓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难道真的是和我公平对决?他有这么天真吗?

 

叶修之前的种种言行此刻一一浮现在了蓝河的脑海里。

 

“胜利的机会哥已经给你制造出来了,赢下去吧。”

“不要太轻信别人啊。”

“说了就不灵了。”

“虽然我们只有两个人,但是我们是绝对信任彼此的,这就是胜过他们五个的一个巨大优势。”

“如果在游戏过程中产生了新的疑问,可以私下问你吗?”

“如果有人选择了弃牌没有进入翻牌阶段呢?”

“听我的,有好处。”

 

叶修盯着弃牌的盒子看的时候,他在看什么?他去问主持那条规则的时候,又问了什么?现在的自己,必胜的方法到底是什么?

纷乱的思绪在蓝河的脑子里打着转,让他看不到出路。

 

“怎么样啊兄弟,来抽牌吧?和我赌,你至少还有赢的机会是吧?”刘皓仍然看着他,脸上挂着浮夸的微笑。

 

刘皓有三十四枚筹码,自己只有三十三枚……

多一枚筹码,自己就能赢吗?

 

蓝河神使鬼差地向牌库的盒子伸出手去……

 

“等嘉世把筹码都集中在刘皓身上。场上只剩我们三个人的时候。”

“我不是说过,这个游戏只能靠自己赢吗?”

“要赢啊,革命战友,智商碾压呢。”

 

回忆里叶修的言语仿佛帮他整理了思绪,那条路慢慢清晰了起来。

 

蓝河缩回了手。

 

“我不会和你赌的。”

他看到了那条路。

“因为你已经输了。”

 

“你……你在说什么呢?”刘皓强作笑容,“现在我比你多一枚筹码,如果不和我赌,你不是必输无疑吗?”

 

“的确,你现在有三十四枚筹码。”蓝河缓缓地、一字一顿地说。“但是,你手里还有一张牌。”

他平静地看着刘皓。

“只要我不抽牌,直接退出游戏,你的筹码会因为你有剩余的手牌而清零。”

 

“哈……哈哈,你在开玩笑吧!”刘皓愣了愣,随即又大笑了起来,“刚才在嘉世的人退场之前,我当然是把所有牌都用掉了,我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呢。”

 

“是的,那个时候你的确是没有手牌的。如果你在那个时候带着筹码退出,恐怕我们就毫无办法了。”

“但是,你留下来了。”

蓝河抬起头,对主持者说,“叶修刚才询问的那条规则,恐怕是和玩家死亡时剩余的手牌如何处理有关吧?”

 

主持者没有回答,只是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这一切。

 

“如果玩家死亡的时候身上还有没有使用的手牌,这些手牌会怎么处理呢?是直接扔进弃牌堆里吗?恐怕不是的,因为规则清楚地说明了牌只有使用过才能弃牌。”蓝河继续分析,“叶修等待这个只剩我们三个人的局面,就是为了设计让你有一张多出来的手牌!”

“刚才叶修抽牌的时候并没有让我看到,现在想来是很不自然的。他那个时候应该多抽了一张牌,所以刚才他死亡的时候,身上还有一张没有使用的手牌。”

“如果我没想错的话,这张牌现在应该被游戏规则转移给你了吧?”

 

刘皓面色苍白,但仍没有表现出动摇的样子,咄咄逼人地说,“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那你现在要怎么做呢?直接退出吗?哼哼,实话告诉你吧,‘鬼’就是我!如果你退出了,而我身上的确没有你说的那张牌,你们就团灭了!”

 

蓝河摇了摇头。

“我相信叶修。”

“他所创造的胜机,一定不是最后由我抽牌的运气决定的。”

说着,他对主持者说。

“我选择退出游戏。”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