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晚十一点。侦探宅。

“黄少天大大,你明知道孙翔不可能作案,居然藏着不说,不是你的作风啊。”叶修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哎呀,还是这儿舒服,监狱的床太硬。”

 

“喂喂喂我可是为我们组合着想好不好好不好!”黄少天没好气地说,“孙翔那家伙一直认定你是凶手,我还跑去证明他是好人,不是上赶着增加自己的嫌疑吗?”

 

“哎,连好人都说谎,看来这个集会到现阶段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叶修装作遗憾的样子叹了口气,“我还以为这个游戏的剧情会是正义的伙伴们联手铲除坏人的来着。”

 

“去去去去去,你还好意思说吗,藏着不说的人就是你!”黄少天不服,“什么把问题留在心里,你其实都知道答案了吧!”

 

“我推理的基础是第一,我们俩都是好人;第二,你、孙翔和小乔都不可能参与第二起案件。”叶修轻描淡写地回答,“但是我没办法让其他人相信这两个前提,所以说了也没什么意思。”

 

“嘿嘿,本赌圣的行动还是很机智的吧!”黄少天得意道,“刚好掌握了案发时孙翔的行踪。哦还有乔一帆的,虽然他怎么看都不太可疑。这为案件的破获提供了重要线索啊。”

 

“嗯,是啊。”叶修少有地没有反驳,“不愧是黄少天大大。”

 

“所以呢?按照我们现在掌握的证据四个人被排除了,那难道真的是邓复升他们干的?不会吧,他们是唯一一对完整二人组,还计划同时杀两个人的话他们靶子也太大了。这样说来的话,在会上怀疑微草二人组的肖时钦就显得很可疑了。毕竟是四大心脏之一,杀死自己的搭档转移视线,再嫁祸给别人,完全是他会做出来的。真凶就是他吧。”黄少天兴致勃勃地表达着自己的观点,完全没有在意自己也地图炮了自己的搭档和队长。

 

“不管怎么说,唐昊和肖时钦两人中一定有一个人在说谎。”叶修赞同道,“真正实行了杀人计划的只有一个人。”

 

“那你觉得是谁?”

 

“肖时钦。”叶修坐起身来,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圈出了这个名字,“他想要实现两人同时在两地被杀的手法其实很简单,他可以和戴妍琦一起抵达16街的杀人现场,把马车停在附近,在杀死邹远之后回到马车上,杀死戴妍琦,触发第二次系统警报,再坐马车回到22街就可以了。因为我们在七点五十六分收到了第二条广播,所以会被误导认为七点五十六分时肖时钦已经在22街,这样他就没有足够的作案时间……”

“但是如果利用你说的这种手法的话,中间八分钟只要回到马车杀死戴妍琦。”黄少天接上话题,“这样时间就完全够了!”

“没错。”叶修点点头。

 

“你为什么刚才不说。”黄少天不解,“就算大家会质疑你的前提,但是这个手法毫无疑问是超级可行的,说出来至少可以增加肖时钦的嫌疑啊!”

 

“我有九成把握这次作案的是肖时钦,但是,就因为他让我太过确信,反而让我觉得可疑了。”叶修用笔尖在本子上戳戳点点。

“……你在说绕口令吗?”

“如果肖时钦是真凶的话,我觉得他应该能想出让自己嫌疑更低的计划。现在的情况好像是他刻意引导我让我觉得他是凶手一样。所以我在想,真凶会不会另有其人。”

 

“卧槽你们这帮人心也太脏了!”黄少天震惊中,“如果说肖时钦是在掩护谁,孙翔不就是最可疑的了吗?在他作案的时候孙翔一直待在家里,制造了不在场证明。”

 

“但是你去跟踪孙翔这一点是肖时钦无法预料到的,这个依据并不充分。”叶修分析道,“在这个局面下,肖时钦联手的对象是谁都有可能。”

 

“那我们不是拿这个幕后真凶没办法,”黄少天意识到了问题,“他完全可以不采取任何行动,只要肖时钦帮他杀人就行了。我们就算知道人是谁杀的,也不知道真凶。”

 

“是的,你抓住了重点黄少天大大。”叶修合上笔记本,“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推理都没有意义,因为真凶的行动和平民是一样的,不可能靠推理得出任何结论。”

 

“嘿嘿,但是肖时钦肯定知道真凶是谁,只要用我的‘冰雨’……”

 

“我劝你还是不要轻易尝试为好,”叶修给一脸胜券在握状的黄少天泼了盆冷水,“肖时钦会制订这样的计划,难道不会把你的技能考虑在内吗?”

 

“可是冰雨的技能是对对方进行‘诱导’啊,我只要诱导他说出真话,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我想,可能连肖时钦也不知道真凶是谁。”叶修摸着下巴缓缓说道,“在这种情况下,你如果去问他的话,他无法给你任何答案,而你就浪费掉了唯一的一次技能使用机会。”

 

“他不知道真凶是谁就帮着人家杀人?”黄少天质疑。

 

“这样如何呢,假设真凶是A,而他的搭档也就是帮凶是B。肖时钦只要知道凶手是AB这对组合并和他们达成合作就可以了,而‘真凶’是谁,只有AB两人知道。”叶修比划道,“我把自己代入凶手的身份思考了一下,觉得这才是能最大限度保证胜利的方法。”

 

“也就是说,我的唯一一次技能使用机会,必须用在AB中的一人身上才行?”黄少天反应得很快。

 

“对,所以你一定要珍惜自己的技能。”叶修又躺了回去,“这就是作为搭档今天我想给你的唯一忠告了,黄少天大大。”

 

“喂这个局面对好人来说也太难了吧,还能不能好好玩游戏了!”黄少天炸道,“还有你难道就打算这样撒手不管了让我去研究到底谁是A谁是B吗?”

 

“没办法啊,剩下的大部分时间我大概都只能在监狱里待着了。”叶修耸耸肩,“而且我在也没用啊,最后分辨到底谁是真凶这个任务,只有拥有‘冰雨’的你能完成了。”

“这才是这个游戏真正的难点。”


--------------


叶神的小灶时间结束,接下来黄少要自己努力奋斗了!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