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死亡的推断时间是昨天晚上的六点到九点。”邓复升小心地检查着尸体,说道,“死因很明显,就是这个,没有其他伤口。”

进入自由调查时间的十名玩家此时围在张家兴的尸体周围,气氛沉重。张家兴的左胸插着一把小刀,正是邓复升所指的死因。

“我们昨天晚上集会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柳非捂住了嘴,喃喃自语,“那个时候凶手就在我们当中吗……”

 

“最后一个见到他活着的人是谁?”肖时钦摘下眼镜,揉了揉眼镜,略显疲惫地问。

“是我。”孙翔阴沉着脸,“我最后一次见他就是昨天七点交接班的时候,今天早上本该是侦查会议的时候他没有出现,之后直到系统提示我都在值班,没有机会通知你们中的任何人。”

“凶手在利用我们的行动限制,”唐昊皱了皱眉,“因为张家兴有十二个小时的值班时间不能和外界交流,我们隔了这么久才发现他已经死了。”

“如果早些发现,死亡时间应该能判断得更准。”邓复升站起身来,“以现在判断的这个时间范围,没有一组有系统的行动限制,大家都不能排除嫌疑。”

 

 “我们还有四个多小时的自由调查时间,”邹远看了看手表,“现在怎么办?”

“小乔,你把现场都拍下来了吗?”叶修问道。

“嗯……”乔一帆举着挂在脖子上的大块头照相机,“尸体的细节和周围环境我都拍了一些,应该没有什么遗漏的。”

 

“尸体大家刚才应该都已经看过了,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和柳非负责把他运到停尸间去。”邓复升说,“这是系统刚才提示我们需要在调查时间里完成的。”

“还有谁接到了特殊的系统提示吗?”叶修环顾了一圈众人,问。

“我得到的提示是在调查时间之内要完成对案件的报道,交给报社的主编。”乔一帆说。

“还有我。”孙翔不情愿地开口了,“调查时间结束之后警察可以选择一个嫌疑犯关进拘留所。”

“那我们可得抓紧时间了,”叶修笑了笑,“我建议接下来大家就自由调查,两个小时之后再到之前的酒馆里碰面如何。”

 

 

 

 

 

下午四点。酒馆。

 

这次集会的气氛明显不同于之前的两次,众人沉默地围坐着,各自思考着。

 

“咳咳,”黄少天开口了,“人都到齐了,那我们的侦查会议的就开始了?”说着推了推叶修,“助手,你先给大家简单总结一下案情。”

 

“死者死亡的地点是小镇西北角的一条小巷,”叶修翻开了他的笔记本,介绍道,“那一片是被废弃的,没有NPC出没。作为凶器的小刀也非常普通,在镇上的杂货铺就可以买到。我们询问了杂货铺的NPC,她对于昨天有没有卖出这样的刀毫无印象。当然,凶手也不一定是昨天买的,这个镇上有很多人家都使用这样的小刀,凶手完全有可能是从其它地方拿的。”

“案发现场以我们的技术无法检测指纹或者脚印,周围也没有发现其它可能是凶手遗留下来的痕迹,能获得的线索非常少。所以,基本上没什么好说的。”叶修摊了摊手。

 

“不过还是有几个有价值的问题我们可以一起讨论一下,”黄少天接过话题,“我觉得这个案件最奇怪的地方在于,张家兴为什么会去那么偏僻的地方?他在巡逻时间是可以自由规划路线没错,但是一般人不会跑到没人的地方去吧。凶手是事先计划好了,在他的巡逻时间开始之前联系了他,把他引诱过去然后在那里杀人吗?如果是这样,凶手应该是一个没有引起张家兴的警戒心的人……”

 

“也有另一种可能。”肖时钦打断了他,“或许凶手尾随了他,在他路过那片无人区的时候临时起意把他杀了。”

“可是他一开始为什么要到那里去?”唐昊问。

“不知道,”肖时钦谨慎地说,“也许他只是想调查一下这个小镇的边缘……”

 

“张家兴之前有跟你提过他有什么特殊的计划吗?”戴妍琦问孙翔。

“没有,”孙翔抓了抓头发,摇摇头,“交班的时间非常短,我们根本没有机会交谈几句。他只告诉了我早晚的集会时间。”

 

“孙翔最后看到张家兴的时间是晚上七点。”黄少天说,“从七点到我们集会的十点这段时间大家都在干什么,我们轮流说说看吧。”

“我和小戴八点之后是门禁时间,七点左右已经待在家里了。”肖时钦说。

“我和邓复升前辈下班之后在镇子里随便转了转,想熟悉一下环境。”柳非发言。

“我们八点才能出门,”唐昊说,“也就随便走了走,然后就去酒馆了。”

“我回家休息了。”孙翔耸了耸肩,“直到接近集会时间的时候才出来。”

“我六点多出门去通知大家开会的时间,之间大家都见过我吧,”黄少天想了想,“叶修留在家里休息。”

“我不到九点的时候出门了,”叶修说,“后来在路上遇到了小乔,我们就一起去了酒馆。”

乔一帆点了点头。

 

“你是几点遇到叶修的?”孙翔突然发难道,“他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行动,不是很可疑吗?”

“呃……”乔一帆看了一眼叶修,迟疑地说,“大概就是刚过九点的时候吧。”

“那你们接近十点的时候才到酒馆?”孙翔继续逼问,“中间这段时间你们在干什么?”

 

“我和小乔聊了聊天嘛,耽误了点时间,”叶修拍了拍不知所措的乔一帆的肩,“而且允许我提醒你,你也是一个人单独行动的。”

 

“我是不得不一个人行动,你有什么理由?”孙翔咄咄逼人地瞪着叶修,“从六点到九点这段时间,根本没人能证明你干了什么。你是所有人里最可疑的!”

 

“喂喂,大家的不在场证明的可靠程度都差不多吧。”黄少天不满,“别忘了搭档的两个人是凶手和帮凶,肯定都是串通好的,搭档互相证明和没人证明有什么区别。相反,我的行动是所有人都能帮我证明的,如果我是清白的,证明我的搭档也是清白的,你说对不对啊,啊?”

 

“如果你们逆向利用这种逻辑,故意分开行动,洗清一个人的嫌疑,让另一个人负责作案呢?”肖时钦质疑,又向叶修说,“抱歉叶神,我不是在怀疑你,我只是说我们不能忽略这种可能性。”

 

叶修摆摆手示意没事,“现在的情况还是每个人都有嫌疑,我们当然要考虑到每种可能性。不过我想只要我们坚持现在的公开讨论的策略,凶手接下来总会露出马脚。”

 

“时间也快到了,”邓复升说,“那孙队觉得我们把谁作为嫌疑人比较好?”

孙翔冷哼了一声,不善的目光明确地投向了叶修。

“不如我们投票?”乔一帆小心翼翼地开口,“既然这个游戏的最后也是要我们投票决定凶手的……”

“不用了,”叶修笑了笑,“这一轮线索太少,要投票也是大家随机投,不如就暂时把我关起来好了。”

 

“哎哎哎哎凭什么啊?”黄少天嚷道,“大家嫌疑都一样不如抓阄啊比谁运气好,游戏里不讲私人恩怨的好不好,把你抓进去了谁给我当助手啊。”

“就是因为助手的身份很重要所以我觉得把我关起来不失为一个好选择,”叶修晃了晃自己的笔记本,“我想这本笔记以后还会出现重要的新提示,凶手为了减少我们获得的信息量也许会考虑优先把我杀掉,但是我想如果我被关起来的话……”

“叶神的意思是,作为嫌疑人被关起来也可以看做是一种保护,”肖时钦解释,“凶手应该无法进入监狱杀人,所以被关起来的这段时间反而是绝对安全的。”

 

众人恍然。孙翔很不自然地看了看叶修,挤出一句,“我可不是为了保护你,我是的确觉得你嫌疑最大应该被关起来!”

叶修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如果大家没有反对意见,这个安全的机会就归我了?”

大家都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只有黄少天闷闷不乐持保留意见。

 

“喂喂大侦探,振作一点啊,”叶修笑笑凑到了黄少天的耳边,“群众还等着你找出凶手呢。”

黄少天觉得喉咙一紧,在桌下,叶修往他的手里塞了什么东西。

 

“好了,那我们的侦查会议就到此结束吧,孙警官,我就跟你走一趟了。”叶修故作轻松地站起身来,走到了孙翔的旁边,“各位暂时再见了。”

 

 

黄少天走出了酒馆。他快步走向了街角,展开了叶修塞进他手里的纸条。

上面写着,“小心孙翔”。



考完啦,更新一小段=w=

小乔和黄少其实都不自觉地偏心叶神试图袒护他=w=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