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哎哎哎,你今天有没有看出来谁比较可疑啊。”黄少天躺在沙发上翻来覆去地翻着叶修的小本子,“凶手和帮凶……这还是一个二人组,应该更容易看出来吧,只要两个人里有一个人露出马脚那就没跑了啊。”

“没看出来。”叶修说,“要是还没杀人就有破绽,这种心理素质在公寓里也活不到现在了。”

“那你对这个提示到底是怎么理解的。”黄少天翻身起来搭在沙发背上看着叶修,“你刚刚在集会上话只说了一半对不对。”

“凶手和帮凶是一对搭档,这是这条信息最表面的提示。”叶修回答,“我在想的是,这条提示出现的时机?”

“时机?”

“你想,今天早上笔记出现第一条提示时,是我们组成了搭档获得了侦探和助手的身份的时候。如果以此推断,是不是当游戏流程推进的时候笔记才会更新信息?”

“你是说……我们成为侦探时获得了去警局的提示。同样的,是凶手获得了凶手身份,所以提示说‘凶手出现了’?”

“很有可能。”叶修摸了摸下巴,站起身来从黄少天手里把小本子拿了回来,“如果这个推测没错的话,这个本子的价值比我们自由行动的能力还要高,需要好好保管。”

“靠,为什么我是侦探重要道具却在助手手里啊!”黄少天不忿,“这个游戏设计得不合理!”

“我帮你保管,有情报第一时间通知你,黄少天大侦探。” 叶修说着把本子塞到了口袋里。

 

“那你的意思是其实今晚七点以前都没有凶手,凶手是在七点的时候‘成为’凶手的?”

“很有可能。”叶修说,“还有一点,既然笔记上出现了对‘搭档是帮凶’的提示,有一个人的嫌疑就几乎被洗清了。”

“乔一帆!”黄少天脱口而出,“他没有搭档!哎哎哎,那个新人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微草的吗?为什么邓复升不管他?你之前还没跟我讲。”

叶修耸了耸肩,“王杰希觉得他不适合这个公寓,希望他能离开。”

“他是没有被刻上名字的人?”黄少天问。

叶修点了点头,又说,“但是其实即使是没有被刻上名字的人,能够离开的几率也是很低的。”

“之前那个小新人不就被你搞成了。”黄少天嘟囔,“你也打算帮他?”

“那是有缘,不是每个人都能成功的。”叶修摊了摊手,“而且我觉得乔一帆有适合这个游戏的特质,他能在这个公寓里生存下去。”

“王杰希希望他知难而退所以不管他?”黄少天思考,“微草实在太不爱护新人了,还是我们蓝雨好。我们队长就不会做出这种事。”

“反正这个游戏没有死亡的危险,大眼这么做也无可厚非。”叶修说。

“那倒也是。游戏失败失去一半的筹码,对于筹码少的新人来说输了几乎没有影响。”黄少天分析,“最在乎这个游戏输赢的,恐怕就是你、孙翔还有肖时钦这几个筹码大户了。”

“我不在乎啊,我现在又没队伍,光棍一条,输了就输了,筹码是什么。”叶修挥挥手表示自己的大度。

“去去去去去,真让孙翔取代你当楼长了我们这楼还能不能好了。”黄少天吐槽,“现在楼长委员会里是你和王杰希联手二对三,还能维持平衡。假如你退出、孙翔加入,王杰希独木难支,委员会就彻底成为张新杰的天下了。”

“我记得你们队长好像和张新杰是一伙的啊,黄少天大大,你这样为敌人出谋划策是不是不太好。”

“有强大的外敌,才能有稳固盟友的关系。”黄少天摇了摇手指,得意道,“我们队长的智慧,学到了吧?”

“我只学到了看来我有离间霸图和蓝雨联盟的机会。”

“滚滚滚!”黄少天气结,“睡觉睡觉,你先赢了这个游戏再说吧。真的从圆桌里掉出去了,到时候你又没队伍又没身份,来我们蓝雨当新人还得先搞个资格测试。”

“记得我们要早点起来去测试一下宵禁时间的限制。”叶修关了灯,提醒自己的搭档。

 

房间里一片黑暗。过了半晌,黄少天睁开眼睛又开口了。

“哎,老叶,你说第一个死者什么时候会出现啊?”

“谁知道呢,说不定我们睡觉这会儿谋杀案就在进行呢。”叶修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怕了?”

“怎么可能,我等着凶手早点犯案就轮到我这个侦探大显身手了。”黄少天摩拳擦掌。


叶神和黄少卧谈……_(:з」∠)_

并没有什么内容,交代一下各种设定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