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请问两位,是自愿进行游戏的吗?”

“是的。”“是的。”

 

“好的,那么请双方把进行游戏的牌放在牌桌上。”

 

“请下底注。”

 

“好的,现在由左手边的玩家表态,请问您是否选择加注。”

“加注到十枚。”

 

“现在由右手边的玩家表态,请问您是否选择加注。”

“跟注。”

 

“请翻牌。”

 

叶修和蓝河翻开了各自的牌,叶修的10,和蓝河的6。

 

“好了,现在我二十枚筹码,你十三枚。”叶修对蓝河说,“只要再进行一次游戏就可以了,这次加注到十二,你知道吧?”

“……”蓝河无语,这种简单的算术难道他会算错吗?

“我怕你一紧张把筹码全下了。”叶修又抽了两张牌,这次是一张5,一张Ace。

“哎呀,手气有点好,可惜没用。”叶修把5给了蓝河,“十二枚啊,别下错了。”

 

“请问两位,是自愿进行游戏的吗?”

“是的。”“是的。”

 

“好的,那么请双方把进行游戏的牌放在牌桌上。”

 

“请下底注。”

 

“好的,现在由左手边的玩家表态,请问您是否选择加注。”

蓝河看了叶修一眼,后者确认地冲他点了点头。

 

“加注到十二枚。”蓝河说,只给自己留下了一枚筹码,将剩下的全部投入了筹码池。

他感到了一阵轻松。剩下的事,都交给叶修就好了吧。

 

“现在由右手边的玩家表态,请问您是否选择加注。”

叶修冲蓝河微微笑了一下,推出了自己的筹码。

 

“我选择ALL IN。”

 

蓝河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望向了叶修。

“蓝河同志啊,”叶修依然带着笑意,漫不经心、如同他往常一样,“我不是说过,这个游戏只能靠自己赢吗?”

 

 

被背叛的情绪如潮水般将蓝河淹没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叶修,头脑一片空白,半晌才找回了自己说话的能力。

“为什么?你……你以为我是鬼?”

“你是不是鬼对我来说都无所谓,我只要赢就够了。”叶修摊了摊手,“太轻信别人可不好。”

“多一枚筹码,你就能赢吗?”

“可以啊,”叶修笑了笑,“只不过你没机会看到了。”

 

“翻牌吧。”

 

蓝河的手微微颤抖着,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在害怕还是在生气。

叶修的计划,是包含了牺牲自己的?自己却一直没有去推理他的计划到底是什么,以为只要听他的就可以了。

果然,我不适合这个游戏。蓝河苦笑。自己作为新人,被叶修骗到也是正常的吧。

翻牌吧。

 

他伸出手去。翻开了盖在桌上的牌。

Ace。

 

“所以说,不要太轻信别人啊。”叶修的声音仿佛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我说过了,我可是会作弊的。”

他晃了晃手中的牌,正是之前他交给蓝河的那张5。

 

“胜利的机会哥已经给你制造出来了,赢下去吧。”叶修对他微笑。“要赢啊,革命战友,智商碾压呢。”

 

 

白光闪过。

赌桌边只剩下了蓝河一个人。


评论(5)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