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蓝河和叶修一起百无聊赖地坐着看嘉世的人进行游戏。

 

“你有没有看出来谁是鬼啊?”蓝河用手肘戳了戳叶修,问。

“看不出来。”叶修说,“这个人隐藏得很好。”

“你不是说我们智商碾压他们吗?”

“你智商比他高,他演技比你好。”

蓝河无语。

 

“不过无所谓,如果鬼不是刘皓,那他现在赢的机会就很小了。如果鬼是刘皓,等会我们赢了他,那也就赢了。”

“如果鬼不是刘皓还有机会?”蓝河对叶修说的“机会很小”提出了质疑,“他都拿着一枚筹码退场了。”

“如果我们和刘皓两败俱伤,三个人全死了的话,活着的人每人一枚筹码,赢的就是鬼了。”

“不会吧,”蓝河惊讶,“还有人能设计到这一步?”

叶修看了他一眼,“如果我是那个‘鬼’的话,只要挑拨最后剩下的人让他们互相怀疑,这个策略成功的把握至少有五成。”

蓝河觉得叶修不是鬼真是太好了。

 

两人闲聊着,那边嘉世最后一个人也选择了拿着一枚筹码退出了游戏,刘皓也大摇大摆地向他们走了过来。

“叶哥,现在我手上有三十四枚筹码,你们俩加起来才三十三枚,输给我的感觉怎么样啊?”

“这不是还没输吗。”叶修笑笑,“而且马上就要赢了。”

“赢了?你靠什么赢?我是绝对不会和你们进行游戏的!”刘皓叫嚣着,“我就在这看着你们到底还有什么花招!”说着找了把椅子就在叶修和蓝河旁边坐了下来。

 

叶修摇摇头,在刘皓的瞪视中拉着蓝河走到了另一个角落。

“呵,他虽然嘴上说不相信我们能赢,但是看来还是很不放心啊。”叶修笑了笑,“否则他现在带着筹码退场就行了,他恐怕还是怕我们有什么方法能让筹码数超过三十四枚。”

“有什么方法?”蓝河问,虽然之前叶修说的时机已经到了,但是他完全没看出来现在的情况能有什么转机。

“现在还不能说。”叶修故作神秘,“不过这个方法需要我们也把筹码集中在一个人身上。”说罢望向蓝河,严肃地说,“你愿意相信我吗?”

“呃……”蓝河十分不习惯叶修严肃的样子,有点不知所措,想了想,一咬牙一闭眼,“……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吧。”

“好的,”叶修笑眯眯地拍了拍他,“革命战友,现在我去抽两张牌。”

 

蓝河看着叶修走到了牌桌前,在牌堆那里摆弄了几下,又绕到了主持者的身旁,在主持耳边悄悄说了几句什么,主持对他点了点头。

这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蓝河不懂。

但是,听他的,应该能赢吧……

 

“好了!”叶修提溜着两张牌走了回来,把牌面给蓝河看了一眼,一张6,一张10,“现在我们去玩一局,你把多余的筹码都转给我,没问题吧?”说着把那张6塞到了蓝河手里。

“好。”蓝河回答,“你刚刚问了主持什么?”

“天机不可泄露。”叶修把手指抵在唇上做了个禁言的手势,“说了就不灵了。”

“……那把筹码都给你我就可以退场了吗?”

“这个嘛……你听我指挥。”叶修回道,“见机行事。”

 

 

叶修拉着蓝河走到了赌桌边,两人坐下。蓝河把叶修交给他的那张牌放在了桌上。

 

“准备好了吗?”叶修笑着对他说,“要开始了。”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