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蓝河震惊了。

他不可置信地转过头去看着方锋然,对方毫不犹豫地推出了自己的全部筹码,露出了洋洋得意的、狰狞的笑。

 

“那么,现在请左手边的玩家全下。”主持仍然波澜不惊地继续提示着。

蓝河木然地将自己手里最后一枚筹码投入了筹码池。他觉得自己已经丧失思考能力了。

叶修会成功吗?他想到了方锋然可能突然ALL IN吗?不不不,他是叶修,他一定想到了。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是提出了这个计划?他有一定能换牌成功的把握?可是对方有防备,他考虑到了吗?如果他没有考虑到,我就这么……死了?

太多的问题在蓝河的脑海里盘旋,搞得他的思维彻底停滞了。

 

“现在请两位玩家翻牌。”

蓝河绝望地闭上眼睛,把桌上的牌翻了过来。

 

“这不可能!”旁边突然传来了方锋然的怒吼,“他们作弊!我……我的牌不是这张!”

 

蓝河睁开眼睛。

方锋然手里的,正是他之前捏在手里的,2。

 

而他再看自己手里,居然是一张Ace。

 

“左手边的玩家获胜。”主持平静地将游戏进程继续了下去,将筹码池里的筹码划到了蓝河面前,“右手边的玩家失去全部筹码,退出游戏。”

 

“等等!他们作弊!他们犯规了!这局怎么能算!”方锋然依然不依不挠地叫喊着,然而他的身遭已经泛起了白光。

白光一闪,本来方锋然坐着的位置已经空无一人。

 

“喂喂,回神了。”蓝河呆呆地坐着,感觉自己的背被人拍了拍,“怎么了?吓着了?我说了信我不会有问题啊?”

蓝河猛然转过头盯着叶修,“你猜到他要全下了!”

“没啊,”叶修摇头,一边说一边把蓝河拉离了赌桌,回到了二人原本坐着的地方,“但是他全下也没什么好怕的不是,反正我们是稳赢的。”

 

蓝河惊魂未定,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他还没缓过来。

 

“哎,吓傻了啊?”叶修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多信任一下革命战友啊。你要真出事了那我肯定也完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他一直按着那张牌,你都没接近过牌桌!”蓝河反应过来,觉得有太多问题需要问一问叶修。

叶修笑了笑,伸手在口袋里摸了一下,摸出了一张卡,在蓝河面前一晃,“哥有挂。”

晃得太快蓝河也没看清楚,只隐约看到了牌面上画着一个伞的形状,“这是什么?”

“游戏道具,”叶修把那张卡又小心地收了起来,“可以在游戏中发动一些特殊技能,我刚刚的确没办法单纯用手法换牌,就用了千机伞的技能。”

 

“有挂你不早说!”蓝河愤怒,他现在还没有从刚才惊心动魄的情绪里走出来,心跳得飞快,“我还以为我要死了!”

“这不是没事嘛,”叶修安抚地拍了拍他,“再说了,你要是表现得太胸有成竹,人家说不定就不跟你赌了。就是要紧张一点,让他以为他把你阴到了嘛。”

 

蓝河反应过来,“所以他一开始就打算阴我?他根本没信我和你决裂了?”

叶修摊摊手,“这个……估计信不信对于他来说差别不大,不管你是不是跟我一伙的,他都打算杀你了。”

 

蓝河震惊,“所以你一开始就选了一个这么阴险狡诈狠毒的人,让我去跟他交易?”

“呃,狠毒是有一点,不过你也看到了,这人还是挺蠢的……他要是聪明,从一开始就不会答应和你赌。”

 

蓝河冷静了一下。虽然刚才他的心情是坐了个超级过山车,不过结果好歹是好的。至于方锋然……一切发生的太快,蓝河还没接受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在自己眼前死掉了的事实。不过对方是报着想杀他的念头进行游戏的,他倒也还没有同情心过剩到去为方锋然的死感到抱歉。

 

“既然你有道具,玩这个游戏不是易如反掌?”蓝河想到,问叶修,“如果你在他们游戏的时候换他们的牌的话,不就能阻止他们把筹码集中到一个人身上吗?”

“哪有那么好的事,”叶修笑道,“特殊技能在一场游戏里只能用一次。我刚才给你换了一次,就不能再换了。”

“那你还有别的挂吗?”

“没了,就这一个。”

“哦……”蓝河失望地低下了头,刚才方锋然手里持有的筹码数是十三枚,这样他和叶修的二人组拥有的总筹码数变成了三十三枚,而嘉世小组筹码数减少到了三十七枚,差距一下拉近了很多,但是这仍然不够他们赢得胜利。

 

正想着,刘皓愤怒的脸突然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呵呵,叶哥,你对以前的兄弟也是一点都不手下留情啊。”刘皓愤愤地说,“为了抢筹码,就把兄弟害死了!”

你们哪里是兄弟了,你们不是仇人吗。蓝河腹诽。

叶修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游戏都是自愿的,谈不上抢吧。要说抢也是他想抢蓝河的。”

“哼!”刘皓狠狠地丢下一句,“刚才是锋然大意中了你们的圈套,从现在开始我们绝对不会和你们再进行一次游戏了!我会让所有人把筹码都交给我然后全部退场的!叶修你给我等着,我们最后决胜负!”说完自顾自地扭头走了。

 

 

“看来我的仇恨还是太大了点。”叶修摸了摸下巴,思索着对蓝河说,“赢了他们一局游戏,不至于这么生气吧。”

“……”不止对手生气,他这个队友也很生气!

“哎呀,别生气嘛,跟着哥,那就是胜利的节奏。”叶修表示。

 

“我怎么觉得我们离胜利越来越远了……”蓝河吐槽,“现在我们彻底没有机会和刘皓他们交易了吧。”

“没关系。我另有办法。”叶修笑了笑,“其实就算刚才你没能说服方锋然,也没有关系。”

“那你还让我去!”蓝河惊讶。他刚才抱着他们二人组的命运就由他来决定的信念去和方锋然交涉,结果人家大神挥挥手,表示你不成功也没关系,这算怎么回事。

“我不是想给你一个发光发热的机会嘛。不要太紧张。”叶修拍了拍蓝河的肩膀以示鼓励,“有我在,放心吧。”

“……那你到底有什么办法?”

“这个嘛……我们现在要等一个时机。”

“什么时机?”

“等嘉世把筹码都集中在刘皓身上。”叶修笑道,“场上只剩我们三个人的时候。”


评论(4)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