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嘉世那边又从牌堆里抽走了几张牌,就在这时,叶修站起身来,拿走了一张牌,又回到蓝河身边坐下。

“喏,给你看看,这就是我们做了游戏演示的好处。”

蓝河接过牌,赫然是一张2。

“这是什么好处??”蓝河抓狂,“这不是一张必输的牌吗?”

“这是我做的一个实验。”叶修从容地解释道,“我想知道弃牌是不是还会被洗回牌堆里,就在刚才演示游戏的时候在其中一张牌上做了标记,现在它又在牌堆里出现了。”

这还能做标记?蓝河把牌翻过来,也没有看出什么不同。

“你别动作太大啊,小心我们做的手脚被他们发现了。”叶修低声说,“这个标记我能认出来就行了。”

蓝河恍然。怪不得叶修挑了个离赌桌这么近的地方坐着,还时不时观察着放牌的盒子的方向。

“那你为什么不标记你拿过的那张Ace啊,标记一张2有什么用。”蓝河不解,“谁想要2啊!”

“我只需要这个实验的结论就行了,”叶修故作神秘,“另外,我们倒是可以围绕这张2设计一个计划……”

“啊?”

“……去和刘皓他们交易。”

“你不是说他们不可能和我们交易吗?”

“的确不可能,但是存在两个特殊情况。”叶修说,“第一,你想一下,如果‘鬼’不是他们设计的那个筹码数最多的人,他会怎么办?”

“……他就需要从联盟外获取筹码来争取胜利,所以这个‘鬼’可能会和我们游戏?”蓝河兴奋。

“没错。”

“那还有一种可能性呢?”蓝河意识到和嘉世联盟的交易可能成为他们二人组的突破口,觉得这会是非常重要的转机。

“那个人蠢。”叶修微笑。

蓝河无语。

 

“我说认真的。”叶修说,“虽然按照我刚才说的孤立我们俩的策略,他们联盟的确是必胜的,但是如果你拿着一张2去向他们求助,说我坑了你、现在我俩决裂了,你只想把这张牌用出去,愿意把自己的九个筹码都交易给他们,还是可能会有人心动的。”

蓝河思考了一下,“我们有没有可能通过这种方式试探出谁是鬼呢?这个愿意和我交易的人的嫌疑应该相当大吧。”

“这个也不好说,”叶修耸了耸肩,“说不定就有人没有看清场上的局势,觉得能多赢一点你的筹码也不错。而且……”

“?”

“你说被我坑了,可能会激发起他们同仇敌忾的情绪,说不定就愿意拉你入伙了。”

“……”

 

“可是,我拿着这张2去赌,输给他们,又有什么好处?”蓝河质疑。

 “谁说让你真输了。”叶修笑了笑,压低了声音对蓝河说。

“我们可以作弊呀。”

 

 

 

蓝河手里捏着叶修的那张2忐忑地往房间的另一边走去。

“等会你们开始游戏以后,我会把你们俩的牌换过来,最后赢的是你,这样我们就能赚九个筹码过来了。”回想着叶修刚才对他的交代,蓝河还是不免为他们的计划捏了把汗。

算了,就算没成功,最多也就是带着一枚筹码退出游戏。蓝河默默地想。剩下的勾心斗角的活儿就交给叶修好了。

 

叶修让他去交易的目标,是五人组之一,方锋然。

“为什么是他?”蓝河问,“你怀疑他?”

“这个人没什么主意,一般都是刘皓说什么就是什么。”叶修解释,“而且他特别讨厌我。所以我觉得从他下手机会比较大。”

蓝河现在只能希望方锋然对叶修的仇恨大到了可以蒙蔽他的双眼的程度。

 

“那个……”

“嗯?你不是那个跟着叶哥混的新人吗?”方锋然看着他,语气颇有几分傲慢。

“哎,别提了……”蓝河努力发挥自己的演技,作出一副气愤又慌张的样子,也不知道自己装得像不像,“我被他耍了!”

“嗯?”方锋然看起来有点感兴趣的样子,“怎么了?他不是带你的吗?”

蓝河拿出了手中的那张2,“他假装说要和我结盟,说我俩换换牌,他把筹码都给我,我就答应了。结果没想到他就给了我张2,然后说都是骗我的,他是不会跟我游戏的!这……这个人渣!”

说着偷偷瞥了眼方锋然的表情,好像有点松动,但是还没有上钩,又补充道,“我现在也不指望能赢了,反正我能带着一枚筹码退出就行。你能和我游戏一次吗?我只要把这张牌用掉就行了!”

 

“嗯……”方锋然摸了摸下巴,好像在思考的样子,“你愿意把九个筹码都交给我?”

“是的。”蓝河忙不迭地回答,“用掉这张牌以后我就马上退出游戏。”

方锋然打量了他几眼,眼珠子转了转,嘴角勾起了一丝微笑,“你现在身上的确只有这一张牌是吧?”

“是的,”蓝河一惊,生怕他已经发现了叶修的作弊计划,连忙回答,“刚才叶修抽牌你们应该也已经看见了,我们从头到尾都只抽了这一张。”

“哈哈哈,好说好说。”方锋然突然笑了起来,拍了拍蓝河的肩膀,“你愿意投靠我们这边,我们也总不能见死不救,兄弟就和我来一局,我们赌九枚筹码,你把这张牌用掉,没问题吧?”

“好的好的,太感谢了!”蓝河装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就和方锋然来到了赌桌前。他偷偷瞟了一眼坐得不远的叶修,叶修冲他眨眨眼,做了个OK的手势。

 

两人在赌桌前坐定,示意主持开始游戏。

“请问两位,是自愿进行游戏的吗?”主持问道。

“是的。”“是的。”

“好的,那么请双方把进行游戏的牌放在牌桌上。”

 

蓝河拿出了那张2,在方锋然面前展示了一下,背面朝上放在了桌上。

与此同时,方锋然也拿出了一张牌压在桌上,然而他的手并没有挪开,一直按着那张牌。

他有防备!蓝河看着被死死地压在方锋然手里的牌,心里一紧。这时他已经不敢再去看叶修了,生怕出什么岔子。

叶修大神,不要关键时刻掉链子啊……

 

“请下底注。”

两人各将一枚筹码投入了筹码池。

 

“好的,现在由左手边的玩家表态,请问您是否选择加注。”

“我……我选择加注。”蓝河努力压抑住声音中的颤抖,平静地说,“加注到九枚。”

说着推出了剩下的八枚筹码,只留下一枚握在手里。

只要还有这一枚,我就是安全的。蓝河拼命安慰自己。即使叶修没有换牌成功,也就是损失了九枚筹码而已。

 

“现在由右手边的玩家表态,请问您是否选择加注。”

方锋然突然笑得有些诡异。

“我选择……ALL IN。”


评论(2)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