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游戏开始。

没有人急着抽牌。刘皓一行人迅速走到了赌场的一个角落,开始窃窃私语地讨论着。时不时对着叶修他们这边指指点点。

 

“叶神,”蓝河摇了摇叶修的胳膊,“怎么样,有什么想法?”

“呵。”叶修从沉思中抬起头来,笑了笑,“先说说你的想法呗。”

“这个……我觉得这个规则的关键就是找到愿意和你游戏的人。”蓝河说着自己思考的结论,然后小心翼翼地问,“你是不是和刘皓他们有仇啊?”

“是啊,恐怕他们中没有人会和我进行游戏了。”叶修拍了拍蓝河的肩,“我们得互相帮助啊,革命战友。”

“我们两个,对他们五个?”

“虽然我们只有两个人,但是我们是绝对信任彼此的,这就是胜过他们五个的一个巨大优势。”叶修一本正经地说,“对了,你不是鬼吧?”

蓝河无语。

“我想你也应该不是。”叶修说,“让一个新人当鬼,暴露的可能性太大,鬼的这一设计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这么一说,你是鬼的可能性很大啊。”蓝河怀疑道,“而且刘皓他们是跟你有仇,跟我又没仇,如果我跟你划清界限,和他们结盟呢?”

“我也不是,”叶修说,“当然我没法拿出证据。但是即使鬼真的是我、不在那帮人里,你去和刘皓他们结盟恐怕也行不通。”

“为什么?”

“因为他们不需要更多的盟友了。”叶修摊摊手,“如果他们五人之间是完全互相信任的话,可以造成一人持有四十六枚、余下的一人持有一枚这种局面。如果完全孤立你和我,即使我们两人之间把全部筹码集中在一个人身上,一人十九枚、一人一枚,也不可能超过他们之中持有最多筹码的人。这样他们就已经处在必胜的地位了,何苦要拉进一个不明底细的你呢?”

蓝河一惊,他最开始没有想到一个联盟的人可以人为操纵筹码分配,忙问,“他们五个是什么关系?难道真的能信任到把筹码都给一个人这种程度吗?”

“他们都是嘉世的人。”叶修解释,“这是由公寓里的玩家自行组建的小队,队内会有一些规章制度,要求队员在进入同一游戏时相互合作。”

“可是,鬼也很有可能在他们五个人之中啊,万一他们选中的那个人刚好是鬼呢?”

“一般情况下是这样,如果五人之间互相怀疑的话,把筹码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就很难实现了。”叶修苦笑了下,“但是今天我也在这个游戏里,恐怕他们都对我就是鬼这件事深信不疑了。”

蓝河瞠目结舌,“他们对你的仇恨已经深到会影响理性判断了?”

“呵呵,可能以前我把他们虐得太惨了吧。”

蓝河表示,大神果然是大神,拉仇恨也是大神级别的。

 

他们在这边说着话,那边刘皓一行人已经有人过来抽牌了。蓝河偷偷地观察了一下,发现他们在抽牌之后都是把牌在五人之间共享、一起分配的。

看来叶修推测得没错,他们的确是想人为地制造出一个拥有最高筹码数的人。蓝河想着。

 

“可是,就算你的分析都是对的,可是经你这么一分析,怎么都是我们必输无疑啊?”蓝河又在脑子里想了几遍叶修分析的局面,实在没有看出他们这个二人联盟有什么发展前途。

“呵呵,现在你愿意和我上一条船了,革命战友?”叶修问。

“……除了这条贼船我好像也没地方去了。”蓝河无奈。“你到底有什么办法?”

叶修摇了摇手,“别急嘛。其实我们这个二人组,是有很多他们五人组不具备的优势的。”

“……互相信任?他们现在在对你的仇恨之下好像也挺互相信任的。”蓝河吐槽。

“这只是一点。”叶修说,“你再想想?”

蓝河仔细思索了一下,迟疑地说,“你刚才非要拉着我去做游戏演示,说会有好处的,难道这里面有什么玄机?”

“这也是一点。”

“还有……你最后问能不能私下再问关于规则的问题,是不是有什么我们可以利用的隐藏的规则?”

“很机智嘛,蓝河同志。”叶修笑了笑,伸出一根手指,“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我俩的智商,碾压他们。”

蓝河觉得,刘皓他们这么恨叶修,果然不是没有原因的。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