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蓝河白天和叶修斗智斗勇玩了半天扑克,晚上倒是睡得还不错。

第二天一大早,他忐忑不安地顺着叶修带他走过的路,来到了游戏室的门口。

 

“哟,蓝河,早啊。”

走到走廊的尽头,一个意想不到的人突然出现在了蓝河的眼前。

“你你你……你怎么来了?”蓝河指着叶修,昨天这人最后说了句“好好休息,明天加油”就和他告别了,蓝河没想到他居然还这么有前辈爱地还来送他进游戏。

该不会觉得我肯定赢不了,来见我最后一面告个别吧……蓝河胡思乱想。

 

“哎,我没跟你说啊,我也是这个游戏的参与者啊。”叶修笑笑。

“这么重要的事你昨天不跟我说??”蓝河被叶修随意的态度震惊了,“我昨天都是按我需要一个人单打独斗来思考的!”

叶修摊手,说,“我不是怕你知道有哥在过于放松吗。蓝河同志,今天我俩就是同一战线上的了。有我在,是不是觉得很安心啊。”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鬼……”蓝河嘀咕,“提防所有人、只有靠自己才能赢得胜利,这不是你昨天说的……”

“那是对阶级敌人,我们是革命战友。”叶修说,“哟,你看,阶级敌人来了。”

 

从走廊的另一端走来了一伙人,直奔着游戏室来了。

“哎呦,这不是叶哥吗?”为首的人看到他们俩,怔了怔,随即咧嘴一笑,“这游戏您也参加啊。旁边这位是……新人?”

叶修很随意地挥了挥手,“这是蓝河。蓝河,这是刘皓。”

 

刘皓很夸张地对蓝河说,“这位小兄弟,蓝河是吧。你今天不是打算跟着叶哥混吧?这可不是什么好选择啊。”说着回头看了看跟着他来的人,“叶神在我们这儿,人缘恐怕不是很好。”

蓝河看着这位今天和他们一起参与游戏的游戏者,这人虽然没说什么,但是语气却感觉带着恶意,叶修“阶级敌人”的形容居然还是很形象的。想到这里,不禁没忍住笑了一下。

 “兄弟这是第一次参加游戏,可能还不清楚情况。”刘皓作出一副夸张的热情状,“等会游戏开始了,你要是想加入我们,随时欢迎啊。”又看了一眼叶修,“叶哥,不好意思,等会游戏里我们就不手下留情了啊。”

 

蓝河瞥了瞥叶修,这位没一点特别的反应,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刘皓似乎对没有能够挑拨起两人的情绪感到很不满,还想再开口说点什么。

 

就在这时,游戏室的大门打开了。

“鬼扑克,游戏开始。”

 

 

赌场。

空间巨大、装饰得相当奢华的赌场里,摆着数张赌桌。而正对着他们的中间的一张,站着一个荷官打扮的女人,仿佛在迎接他们的到来。

 

“主持者。”叶修指着那个女人对蓝河解释,“我们一般叫她荣耀女神。”

 

几人走到赌桌前,赌桌虽然不小,但却只放了两张椅子。没有人坐下,就围在赌桌前站成了一圈。蓝河数了数,他和叶修有两人,而刘皓一行一共五人,今天总的参与者人数为七人。

这些人里,现在已经混进了一个‘鬼’吗?蓝河想着。

 

“欢迎来到‘赌场’,接下来我将为各位解释今天所进行的扑克游戏的规则。”荣耀女神开口了,蓝河发现她发出的正是游戏室打开时听到的那种系统的机械音,“今天进行的扑克游戏,是在两个玩家之间进行的,比较扑克点数大小的游戏。为了各位玩家理解的方便,现在请两位玩家进行演示游戏。演示过程中玩家如有疑问可以提出。”

 

叶修拉着蓝河,很迅速地说,“我俩来吧。”

蓝河猝不及防地被叶修推荐了一把,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很是怨念地瞪了叶修一眼。

“没事。”叶修做了个口型,“听我的,有好处。”

 

主持者点了点头示意同意,并让他们坐在了赌桌前。

 

“首先,玩家在游戏开始时会被给予十个筹码。”主持划给了他们一人十个筹码,蓝河看了看,筹码是黑白相间的,和之前所谓的“进入公寓的凭证”的红色筹码不同。

 

“这里是牌库。”她指了指一个被固定在赌桌上的黑色盒子,盒口有一张等待抽取的、背面朝上的扑克牌,“游戏开始以后,玩家可以从牌库中抽取任意数量的扑克。”说着又做了个手势,示意两人抽牌。

蓝河小心翼翼地抽走了一张。而叶修大大咧咧地一口气从盒里抽走了好几张。

 

“现在,如果双方同意进行一局游戏,就挑选一张手中的牌,背面朝下放在牌桌上。”主持示意二人,“由于现在是演示游戏,请二位进行一局游戏。”

 

“等等,”蓝河说,“意思是如果我不愿意和他玩,是可以选择不赌的吗?”

“是的。”主持回答。

“也不能强迫其他人进行游戏吗?”刘皓那边有人发问。

“不可以。一局游戏开始的条件是双方自愿。”

 

既然可以无限量地抽牌,那么我不停地抽牌直到抽到最大的牌再和别人赌不是可以稳赢吗?蓝河思考着,感觉自己找到了规则的一个漏洞。

他刚刚拿到手的是一张J,虽然已经算是比较大的牌了,但是叶修抽了多张牌,还是有可能有能够赢过他的Ace的。

蓝河想了想,还是把手中的J盖在了牌桌上。而这边叶修也从自己的牌中挑了一张放在了牌桌上。

 

“现在由双方下注,底注是一枚筹码,”主持者继续说,“下注的筹码请放在赌桌中央的筹码池里。”

蓝河和叶修各拿出了一枚筹码。

“现在玩家可以选择加注,跟注或者弃牌。”主持说,“从左手边的玩家开始,我们先来演示加注的情形。”

叶修又扔了一枚筹码到筹码池里。

“现在右手边的玩家进行表态,如果您想继续这局游戏,您必须维持下注筹码数至少和对手一样,即需要进行跟注。当然,您也可以选择加注,将下注额提高到2枚以上。如果您放弃跟注,可以选择弃牌,这样筹码池里的筹码将全部由对手获得。”

蓝河已经明白了这个游戏的下注规则应该是和德州扑克相似的,他想了想,选择了跟注。

“那么现在由左手边的玩家继续进行选择。现在双方的下注额是相同的,您可以选择加注或让牌,即什么也不做,进入对手玩家的选择。”

叶修用两指叩了叩牌桌,表示不加注结束回合。

“由右手边玩家进行选择,同样可以选择加注或让牌。”

蓝河同样选择了让牌。

 

“当两位玩家都不再加注时,游戏就进入了翻牌阶段。”主持说,“现在请二位摊牌。”

两人把牌翻了过来,叶修手里的是一张10。

“哎呀,输了一点。”叶修耸耸肩。筹码池里的筹码被划给了蓝河。“小蓝你运气不错啊。”

 

“这时需要把用过的牌重新投入牌库中。”主持指了指赌桌上的另一个黑色盒子,盒子上仅有一个够塞入一张扑克牌的开口,示意两人把各自翻开的牌塞进去。

“如果有人选择了弃牌没有进入翻牌阶段呢?”叶修问。

“那这张牌也视为使用过,重新投入牌库。”

 

“现在再进行一局新游戏,来演示ALL IN的规则。”主持继续说,“双方玩家可以无限制地从牌库中抽牌。请再抽至少一张牌。”她对蓝河说。

蓝河又抽了一张,这次他拿到手的是一张K。

今天的运气,好像真的还不错啊。他想着。

 

两人又各自下了一张牌和一枚筹码。

“ALL IN,也就是选择下注现在自己手里拥有的全部筹码。”主持示意叶修,“请演示一下这个选择,我将作出说明。”

叶修懒洋洋地推出了自己所有的筹码。

“当一方选择ALL IN以后,另外一方也必须投入自己全部的筹码进入筹码池。”主持依然用机械音解释着,也将蓝河的全部筹码划入了筹码池,“也即立刻进入翻牌阶段。”

 

“我在这里不能选择弃牌吗?”蓝河问。

“不可以。”主持回答,“这里的全下是强制的。”

 

这个下注规则是和普通扑克游戏的分歧点了,蓝河想。此时两人的全部筹码都在筹码池内,也就是说输的一方将立即失去所有筹码而……死亡?

旁边的几人也窃窃私语了一下,似乎都对这条规则有些看法。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啊。”叶修笑了笑,“摊牌吧。”说着伸手翻出了他扣在牌桌上的那张牌。

 

赫然是一张Ace。

 

“那么现在,全部筹码由左手边的玩家获得,而右手边的玩家因为失去全部筹码而退出游戏。”主持者用一成不变的语气说。“使用过的两张牌放入弃牌堆中。”

“哎呀,小蓝河,你死了。”叶修对蓝河眨了眨眼睛,用开玩笑的语气说。

 

“等一下,”蓝河反应过来,“这个规则根本不合理。只要我抽到Ace,然后选择ALL IN的话,对手不管有多少筹码不是必死吗?”

“是的,接下来需要说明的是与手牌相关的规则。”主持说道,“如果在游戏结束,也就是没有玩家愿意继续和您进行游戏、或者其他玩家都已退出游戏的情况下,您手里依然有没有使用的手牌,您的筹码数将归零。”

 

蓝河抬头和叶修对视了一眼。

最后这条规则,才是彻底决定游戏走向的重要规则。

 

“哈哈哈!”刘皓突然发出了夸张的笑声,“我懂了,在这种情况下,大概只有在双方信任的情况下才能开始一局游戏吧,否则如果被别人ALL IN了的话可就糟了。叶哥,看来今天会没人愿意和你玩了啊!你还敢抽牌吗?如果抽的牌用不出去的话,最后可以筹码直接清零呢。”

这个人脑子也转得挺快的,蓝河想。在这条规则下,如果有人被完全孤立无法和别人进行游戏的话,那么抽牌就是非常不明智的事了。

不过他和叶修是“革命战友”,应该……还好吧?

 

主持没有管刘皓的这番话,继续说道,“在无手牌也不打算继续进行游戏时可以选择带着现有的筹码退出游戏。退出者可以到旁边的休息室里等待游戏结果。全部玩家结束游戏后,持有筹码数最多的玩家成为胜者。”

“现在可以继续提出对规则的疑问。”

 

“手牌可以交换或者转让给他人吗?”

“可以,但必须是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

“那么筹码呢?”

“不可以,只有通过游戏来完成筹码的转移。”

 

“如果游戏最后筹码最多的两人筹码数一样怎么算?”有人问。

“这种情况下视为两人均获得胜利。”主持说,“如果两人中有‘鬼’的话,依然算作鬼获得了胜利。”

那人叹了口气,“这样就不能让每人都带着十枚筹码直接结束游戏了啊。还以为这是一个所有人一起活下来的安全法。”

 

“‘鬼’是玩家吗?他知道自己‘鬼’的身份吗?刚才讲的这些规则对‘鬼’也成立吗?”蓝河想到了昨天和叶修的讨论,问道。

“鬼是玩家之一。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主持回答,“鬼在这个游戏里没有任何特权。”

几人都抽了一口凉气,环顾着房间里参加游戏的人。就在这些人里,已经隐藏了一个“鬼”,他的游戏目的是获得胜利并杀掉所有人。

每个人都在思考着,一时没有人再提问题。

 

蓝河看了一眼叶修,发现他并没有怎么在意“鬼”的问题,而正若有所思地看着丢入了弃牌的盒子。

那个放用过的牌的盒子有什么值得在意的吗,蓝河想。叶修刚刚在演示过程中问过的唯一一个问题也是和弃牌有关的,难道他在这个规则下找到了可以不通过和别人游戏丢弃手牌的方法?这样就可以通过不断抽牌寻找Ace,把自己置于必胜的地位了……

 

“如果诸位都对游戏规则没有疑问了的话,那么现在游戏就可以开始了。”

 

“如果在游戏过程中产生了新的疑问,可以私下问你吗?”叶修突然开口了。

“其他人不可以。”主持回答,“但是您身为‘圆桌’成员,有在游戏过程中与我对话的特权。”

“哦,我明白了。”叶修点点头,对其他人挥了挥手,“楼长特权。”

 

刘皓一行人都对叶修怒目而视。蓝河对于叶修最后问的这个问题也是摸不着头脑。有什么问题不能现在问吗,这等于对着别人说“我有事瞒着你们”,除了拉仇恨到底有什么意义。

 

“好的,那么现在,游戏正式开始。”


为什么就是一个抽扑克牌比大小的游戏我写了这么长的规则((。

简单地来说就是:

一、大家随便抽牌,每次拿一张比大小

二、如果一方ALL-IN就直接两人决斗,牌小的人死

三、如果最后还剩牌没用的话筹码清零死

四、如果鬼赢了就团灭

希望我说清楚了…………不过设定里规则本来就有模糊的地方,要靠玩家自己寻找漏洞,真正被叶修大大利用来奠定胜局的规则他还没问((。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