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留地

“这儿就是游戏室。等游戏开始了你就来这儿。”

 

蓝河和叶修一起站在一条长走廊的尽头,一扇黑色大门紧闭着,看起来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在此刻蓝河的眼中却充满神秘的气息。

“游戏都是什么样的?”蓝河问,“像赌场那样的吗?”

 

叶修回答道,“只有一小部分。虽然入场的凭证是筹码,但是这里的大部分游戏是更接近于电子游戏的……你玩电子游戏吗?”

“呃……偶尔打打网游。”

“其实游戏嘛,万变不离其宗,想赢别人就不能让别人看穿你。”叶修笑了笑,“你会撒谎吗?对我撒个谎?”

蓝河又不知道这人是不是在开玩笑了。

 

两人正说着,游戏室的门竟然打开了,从门里走出了几个人。

“哎,这不是老叶吗,你来这干嘛?今天没你的游戏吧?哎这还有个面生的小兄弟,你是新人吗?叶修你不是不带新人的吗?这么闲,这么闲我们来赌一把啊?”来人中有一个语速颇快的青年,看到他们眼睛一亮,径直走了过来,一边走就丢下了一串问题。

“赌什么赌。我带新人来看看游戏场地。”叶修冲他说,又给他们互相介绍了一下,“这是黄少天,这是蓝河。”

“这有啥好看的,就一扇门。游戏室在非游戏进行时是进不去的,叶修连这都没跟你讲?叶修这个家伙游戏的技术虽然不错,但是带新人这事他可是好久都没干过了,你让他带你是一个错误啊,不如考虑下我们蓝雨吧!我们队对新人都是很细心很体贴的!”

“一边去,我已经跟张新杰说了我带了。再说了,你们队也不是你负责招新人啊,你能替你们队长做决定?”

黄少天嘟嘟囔囔地又说了几句,一副要和叶修斗嘴决胜负的样子。

 

“那个,请问,在这里进行的游戏是什么类型的呢?”蓝河开口了,对于刚刚就在这个房间里进行的游戏,他还是相当感兴趣的。

“为新人解答一下呗黄少天大大。”叶修搭腔,“看你们都活着出来了,传授传授经验。”

“刚才?是个求生类的游戏,没什么意思。”黄少天似乎很没有干劲,“这种跑跑打打的游戏靠队友人多赢的游戏完全不能发挥本赌圣的聪明才智。我都好久没遇到过赌博类的游戏了,为什么老叶你总能遇到这种游戏,一定是公寓觉得你孤家寡人的要靠团队合作的游戏肯定搞不定……”

 

“黄少!我们该走了,还要跟队长汇报游戏情况呢。”那伙人里有人冲这边喊了声,打断了黄少天的长篇大论。

“好了,来了来了。”黄少天回头应了声,又扭过来对叶修说,“先走了,有时间赌一把啊,上次输给你的我还没赢回来呢。这位蓝河小兄弟,我们有缘游戏里见!”说罢挥了挥手,跑回来自己队友的身边。

 

 

叶修看着这帮人走了,对蓝河说,“好了,这儿确实没什么好看的,我就带你认个路,我们回去吧。”

蓝河像是还没反应过来似的没有回应,然后突然转过来看着叶修,“黄少天!”

“怎么,你认识啊?”

“是那个黄少天吗?那个扑克天才,赢过扑克世界赛的!”

“哟,你还真知道。”叶修摆了摆手,“对,就是那个赌棍。”

蓝河的确不太关注职业扑克圈,所以也没在第一时间认出黄少天。不过作为罕有的赢得世界扑克系列赛的亚洲选手,黄少天还是被大众媒体宣传过一阵。蓝河听到他夸耀自己的赌技,又觉得这个名字有几分耳熟,这才想了起来。

 

“他居然也是这个公寓的住户?也是游戏者?”蓝河觉得很不可思议,又想得更远了些,“难道他的赌技是在这个游戏屋里磨练出来的?”

“呃……这都是相辅相成的。应该说他要是没有这种天赋,可能也不会被公寓选中参加游戏了。”

蓝河回味了一下,从他进入这个公寓开始,就一直处于一种身处异世界的状态,现在在这个异世界里居然出现了现实世界里的人,让他终于对这个公寓的存在有了实感。

“所以那封信上说我是被选中参加游戏的人,也是因为我有这方面的天赋?不是单纯地因为我倒霉被弄进了这个鬼地方?”

“这要看你怎么想了,”叶修摊了摊手,“像黄少天那样的,估计觉得在这住着挺不错的。”

 

蓝河又看了他一眼,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的,郑重地问了一句,“你不会也有一个特别厉害的身份吧?”

 

“哪能啊,”叶修笑了一下,“我就是个打游戏的。”


评论

热度(1)